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百家讲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16|回复: 0

孙方友《陈州笔记》精选——画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4 11: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画谜
作者:孙方友

  “一篮桃”是一个女人的绰号,女人姓蓝,叫蓝一桃,由于长得漂亮,人称“一篮桃”。外号“一篮桃”的女人是陈州城北大户白复然的三房,白家人都称她为“三娘”。白家在城里有两处宅院,白复然在死前卖了一处,眼下只剩下三娘住的一处。三娘是西安人,信基督,住不惯乡间,自从她来到白家之后就一直住在城里,就像现在有钱人包二奶一样,事实上当初白复然买这座宅院时有很大成分是为着“一篮桃”的。


  “一篮桃”一生不开怀,但非常喜欢孩子,十多年前,她在英国人办的“育婴堂”里抱了一个男孩儿,取名叫屏。屏虽然比白复然的亲生儿子白光小十多岁,但由于白复然就白光一个儿子,所以屏就成了“二少爷”。白二少爷一直在城里上学,每年暑假或春节方回白楼住几天。白屏喜爱绘画,他的启蒙老师是教堂里的神甫萨洛特。通过萨洛特,白屏正准备出国深造,不想白复然被人杀害,由白光掌管了家业。白光的母亲是大太太。大太太一直不喜欢白三娘,原因是白三娘长得太好看所以就产生了极其仇恨的嫉妒心,因而白光一掌握大权,就根据母亲的指示断了白三娘母子的给养。为此,蓝一桃曾几度回城北老家,向白光母子提出抗议,怎奈府内上上下下都听白光母子的,最终也没取得胜利,万般无奈,只好悻悻地返回陈州。


  白复然被人杀害的那一年“一篮桃”才三十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为儿子能出国深造,她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卖掉旧宅;二是嫁为别人妇。不想她把此心思向儿子一说,屏却不同意,当时的屏才十五岁,但已懂得不少世事。他对母亲说这两条路都不好,最好的一条是我不出国了,咱母子二人靠自己养活自己,明天我就上街给人画像。


  第二天,白屏果真不食言,背着画夹上了街,在一个角落处,先挂出自己画的素描,然后开始给人画像。白屏挂出的两张素描中,有一张是自己母亲的,由于画得漂亮,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可是,看画的虽然不少,但画像的却寥寥无几,直直等了一个上午,也没一个人让他画像。白屏就觉得很泄气,心想这自食其力并不是一句话。


  不想这时候,却有一个人提出要买“一篮桃”的那张素描像,白屏抬眼看去,那人年近半百,长的样子非常丑陋。白屏第一感觉就觉得漂亮母亲的画像若落到这种人手中简直是对母亲的一种亵渎。但为了生存,白屏还是咬咬牙问他愿意掏多少钱。那人说愿掏三块大洋。白屏一想三块大洋已不是个小数目,就答应了他。不料正欲一手交钱一手交画之时,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位穿着富贵的小姐。那小姐烁烁地望着屏,说自己愿掏五块大洋买那张素描。白屏见有人愿多出两块大洋,自然愿意多卖钱。那丑男人一听有人与自己相争,便黑了脸子问白屏说我们已经成交你为何变卦儿?还未等白屏说话,那阔小姐替白屏解围说:“这位先生,你如果真想要这张画,可以加钱嘛!”那丑男人说:“那好吧,我出六块大洋!”不料他话刚落音,那阔小姐就叫上了价:“我出十块!”丑男人像是被激怒了,放大了声音说:“我出十五!”那少女也加大了音量:“我出二十!”丑男人迟疑片刻,嘴巴张了几张,最后终于没喊出口,很快地望了望那小姐,说了声:“让你吧!”言毕,扭脸儿挤出了人群。


  阔小姐一招手,她身后的丫鬟走了过来,数了二十块大洋,放在了白屏手中,然后将“一篮桃”的那张画像小心地取下来,交给了小姐。小姐看也没看,卷成一筒,也扭头走了。


  白屏如痴了般怔在了那里,好半天才想起应该说句感谢话,可惜,那阔小姐已经走远了。


  白屏回到家中,同母亲说了一切。蓝一桃说没人让你画像有人买你的画也是一样嘛!你就再画一张试试,看看明日能否卖掉。白屏一想就是,便又认真地给母亲画了一张。第二天,白屏刚刚走到昨日挂画的地方,不想那富家小姐和那个丑陋的男人均已在那里等候。这一回是那富家小姐先开口要画,并说仍愿掏二十块大洋。那个丑男人今日像是做了充分的准备,一下就开价三十块光洋。富家小姐自然不示弱,说愿掏五十块。丑陋男人没等她话落音,伸出双手说我掏一百,省得再麻烦。果然,那位小姐就冷了脸子,问那丑陋男人说:“明日你还来吗?”那丑陋男人望了富家小姐一眼,说:“只要还卖这个女人的画像,我还来!”那富家小姐白了脸色,对白屏说:“你如果答应不再画这个女人的画像出来卖,我愿意掏五千大洋买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白屏一想五千大洋连我出国深造的经费都有了,还出来卖画作甚,便答应了她。富家小姐扭头问那丑男人说:“五千大洋,你还加不加?”丑男人显然没准备那么多,双目透出惘然,极其深情地望了望画上的“一篮桃”,悻悻地走出了人群。富家小姐望着那个丑男人的背影,一直望了许久才回头对白屏说:“我给你开一张五千大洋的支票,你去江鑫银庄去取吧!”言毕,掏出一张空白支票,填了数目,递给白屏,然后命丫鬟取下那画,径直走了。


  白屏做梦也未想到一张素描会值这么多钱,手拿着那张支票,简直如傻了一般。他就不知自己是如何地回到了家,待母亲唤他时他才如梦初醒,向母亲讲了事情的经过。蓝一桃也深感奇怪,接过那张支票看了又看,心想这一定是好心人暗中相助,可这个好心人是谁呢?


  第二天,蓝一桃动用了所有的熟人,打听那位富家小姐是谁府上的千金,可打听来打听去,都说没这样一位小姐。这一下,更使蓝一桃母子大惑不解了。接着,蓝一桃又开始回忆所认识的人,也没寻到那个丑陋男人的影子,最后只好作罢,将白屏送到国外去了。


  这件事儿给陈州人留下许多猜测,有人说那丑男人与那漂亮小姐本来就是父女俩,当年曾受恩于白复然,特来陈州报恩来了。有人说那丑男人原是白府一个家奴,一直暗恋三姨太,所以想求一画贴于室内,不想碰上了个富小姐。有人说那富小姐和那丑男人实际上是蓝一桃雇的人化装的,因为她压根儿就有钱,而且数目不小,怕露富后引起白光起歹心,故而才用此计让儿子出国深造……


  这些猜测一直被陈州人演绎着,直到蓝一桃故去。那时候,白屏已是一位很有名气的画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百家讲坛交流论坛 ( 赣ICP备1300409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1-28 02:02 , Processed in 1.096224 second(s), 8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baijiajiangtan X3.2 Designed By 百家讲坛网

© 2001-2015 百家讲坛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