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百家讲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1|回复: 0

孙方友《陈州笔记》精选——程乃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9 09: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程乃乾

作者:孙方友


  程乃乾是城南程寺人,家中有上百亩田地,父亲虽是个土财主,却希望儿子读书做官,光宗耀祖。15岁那年,程乃乾考上陈州“成达中学”,成为一名优等生。不料命运不济,有一年放假回家的路上,被土匪抓住。土匪看他穿戴不一般,就让他给家中写信,要家中拿三千大洋赎他。他哭着说家父只是一个小财主,压根儿就拿不出三千大洋。土匪说你小子哭什么哭?拿不出三千总可以拿两千吧,拿不出两千总能拿一千吧!我们这行忌“空”,既然抓到了你,这说明咱有缘,不是钱缘就是命缘。拿不出钱拿命,两样随你挑选,总可以了吧!程乃乾一听这话,只好写了。他当时人虽不大,但写字却极有灵性,小楷写得工整又好看。土匪头子看了他写的信,很欣赏他的一手好字,对他说:“我想留你当个黑笔师爷,日后有个什么文字上的来往,也好给我装装门面。你若答应,这信就不送了,你若不答应,这信照送不误,要你爹按照指定地点指定时间交钱,误了也就按规矩办事儿!”程乃乾担心父亲为钱作难,但又怕自己从此入了匪道,辜负了爹的一片希望,所以很为难。

  土匪老二见程乃乾迟疑不决,说:“你小子,干我们这行历来说一不二,刚才我大哥在赎金上就给足了你面子,那是我大哥瞧得起你,也是你祖上积下的福份!你若再给脸不要脸,看我一枪崩了你!”说着,举枪顶住了程乃乾的太阳穴,吓得程乃乾面色如腊,只好答应了。

  就这样,他一下由阶下囚变成了座上客,不但有吃有喝,平常走动还有两名盗匪为他抬轿子。路上遇上放哨的土匪,搞不清轿子里坐的是什么人物,还给他举手致敬。

  这帮土匪是属于“周口老二”帮派,真正的头儿叫“老毕”。当收程乃乾的土匪头儿领他去见老毕的时候,老毕也很喜欢程乃乾,还送他一对像牙图章作见面礼,并设宴招待了他。不想后来因为“水涨了”,也就是大批军队来围剿他们的时候,他们仓皇转移了地盘。为巴结新地盘的盘主,土匪们将程乃乾当作“礼品”送给了一个名叫“老苗”的土匪头子。老苗一家都是土匪,他有个妹妹叫苗春妮,长得漂亮,能双手打枪,平常行动,一身红装,腰系板带,足蹬深靴,黑发高绾,骑枣红马,很是英姿飒爽。那时候程乃乾虽然还不满16岁,但个头儿不低,又长得明眉大眼,留着时髦的学生头,颇招苗春妮的喜爱。

  土匪们都以为这个小师爷太幸运,马上就要当他们的小姑爷了,所以都格外巴结他。老苗见妹妹喜欢程乃乾,所以就对他非常照顾非常器重。老苗是黑道上有名的“帅匪”,长得高大英俊,又讲义气,与其他土匪相比,他很有些不像匪。他达观、洒脱、豪放、勇敢、讲话声如洪钟、作事说一不二,所以程乃乾十分佩服他,认为他当土匪太可惜了。

  程乃乾在土匪队伍里却很少外出“干活”,有一次被迫跟着大伙去抄大户,他只抢了一套《诗学涵英》。一个小头目对他说:“书与输同音,是犯忌讳的,值钱的东西那么多,你干嘛去抢书呢?”程乃乾笑道:“被迫上了贼船,也要做个雅贼呀!”

  不想回到匪巢以后,他却看不懂那本儿《诗学涵英》,有一天他发现“肉票”里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听人说在前清时曾中过进士,禁不住一阵狂喜,就悄悄去求教那老头儿。那老头儿开初不愿教,听他说完自己的遭遇之后,方才给他指点什么叫平仄对仗。程乃乾很高兴,对那老头儿也格外照顾。

  两个月后,老苗接受了官军的招安,他部下被改编成一个连,老苗任连长,程乃乾也顺理成章的成了“习书”。程乃乾没有看错人,老苗果真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骨子里良知未灭,改邪归正后,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一丝不苟中地干着连长差事。怎奈他的手下良莠不齐,怙恶不悛,尽管他一再告诫,可还是有不少人匪性不改,为他捅出许多纰漏,终于使真正的官军忍无可忍,予以围剿,全部歼灭了。

  程乃乾算是福大命大,没有在乱军中被流弹打死。他没被打死的原因主要是一个老匪救了他。趁乱将他压在了一堆尸体下面。官兵打扫战场时,将他活捉了。只因为他年龄小,没被打死,只把他当了俘虏,展转被押解到一家大户人家暂时关押。赶巧那家主人正是两个月前那个白胡子“肉票”,他知道程乃乾当匪的经过,又良心未泯,便把他保了出来。程乃乾千恩万谢,然后急回家中,拜见父母后,又要去学校读书,不想学校已不承认他的学籍。万般无奈,他只好回家再想门路。更让他料想不到的是,他还没到家,老苗的妹妹春妮儿却找上了门。程乃乾的父母不知底细,只好收留了她。程乃乾到家一见春妮儿,大吃一惊。春妮儿久别重逢似的泪流满面,悄悄对程乃乾说:“哥哥被杀之后,我无家可归,听说你还活着,便赶来投奔,你千万要收留我呀!”程乃乾知道老苗兄妹都是好人,当初在匪营时人家待自己不薄,现在春妮儿在难处,怎能不帮,于是,便认下了春妮儿。

  春妮儿寻到了如意郎君,心情好转了不少,又加上程家也是富户,她也过得惯,只是程乃乾不能读书了,心情郁闷,整日长吁短叹。春妮儿问清他的心事,说这事儿好办,交给我就是了。第二天,春妮儿进城找到成达中学的校长,送了很重的礼,并说程乃乾虽然离开学校一段日子,学业并未荒废,只要让其入学,保证能赶得上。校长收了好处,又知道程乃乾原来就是一名优等生,便答应了。春妮儿很高兴,急急回到程寺,将消息告知了程乃乾。程乃乾听到消息,激动得直抹泪水,抱着春妮儿大喊“恩人”。

  程乃乾入学之后,学业仍是突出,加上他少年就遭遇过的土匪生活,对世事很洞察,在学校里就参加了进步组织,成了青年运动的领袖,后来当了不小的官。只是,春妮儿当过土匪的一节他至死守口如瓶,而且对春妮儿很好,与其白头偕老,二人皆高寿,享年八十多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百家讲坛交流论坛 ( 赣ICP备1300409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1-28 01:51 , Processed in 1.09682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baijiajiangtan X3.2 Designed By 百家讲坛网

© 2001-2015 百家讲坛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