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百家讲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48|回复: 0

孙方友《陈州笔记》精选——吕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8 08: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吕娘
作者:孙方友


  陈州南有一大户人家,姓展,叫展银,是位商人,家中有商船,多做大生意,从漯河运些京广杂货到淮河一带,然后又运回淮北特产到颍河上游。展银家中有原配夫人,可惜年过不惑不开怀,为续上香火,展老板便纳了一妾。小妾姓吕,叫吕娘,年方十九,生得小家碧玉。吕娘原来也是中等人家,只因家道中落,才不得不与人为妾。那一年展银已年过不惑,纳妾不久,便带船去了蚌埠。


  展银的原配姓胡,叫胡月秀,为人阴鸷,嫉妒心强。她原想自己没后,要娘家侄子来过继,不料展银不同意,便纳了吕娘。吕娘虽然为人善良,但胡月秀容不得她。展银外出做生意刚走没几日,她就偷偷把吕娘卖到了周口万贯楼。


  周口万贯楼是个名楼,它出名的原因就因为它是座妓院。那时候吕娘已身怀有孕,被卖到万贯楼后,老板娘要她接客,她认死不从。老板娘当然不允,让人苦打,不想打得她裆下流血,方知她已身怀有孕,打流产了。万般无奈,老板娘只好让她休息养伤,待好后再做另论。


  当时在万贯楼有一个老妈子,是在厨房内做帮厨。这老妈妈姓赵,妓女们都喊她赵妈。赵妈为人心善,自从吕娘小产之后,皆由赵妈侍候,并慢慢摸清了吕娘的身世,很是同情,便对吕娘说自己家中有个儿子,与吕娘年岁相当,很是本分,如果吕娘同意,她愿意将她赎出苦海。吕娘正在无望之时,当然感激不尽。赵妈找老板娘说了自己的心愿,说是如果老板娘同意,自己愿终生为仆。老板娘望了赵妈一眼说你已年过半百,就是终生为仆还能干个啥?再说,那吕娘盘儿长得好看,是棵摇钱树,你怎能赎得起?赵妈一听傻了眼,但这话又不便给吕娘说,只是唉声叹气,一脸愁容。恰在这时候,赵妈的儿子来看赵妈。赵妈的儿子叫赵楞子,二十几岁,长得方方正正。赵妈见到儿子,就向儿子诉说了心事。赵楞子想了想说:“我要先见见吕娘,看值不值得赎一回身。”赵妈说:“就是值得你能有什么办法?”赵楞子说:“值得了就用心去办!人生在世,只要想认认真真去办一件事情,总会有办法的。”赵妈见儿子双目里闪着光芒,就领他去见了吕娘。赵楞子一见吕娘生得秀丽端庄,很是爱惜,便悄悄对娘说:“你要好生照看吕娘,我要定她了!你去找老板娘敲个价吧!”赵妈吃惊地问:“你去哪儿弄那么多钱?”赵楞子笑了笑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由我想办法就是了。”


  赵妈为救吕娘,就遵照儿子的意见二次找到老板娘,说出了赎出吕娘的决心。老板娘想想吕娘性格倔强,若逼得紧了她可真有寻死的可能,还不如转手赚上几百两银子为妙。主意一定,老板娘张口就要五百两纹银,还价不卖。赵妈无奈,便回厨房向儿子说了价钱,不料赵楞子不在乎,手一摆说:“五百就五百吧,三天以后就交钱领人。”


  原来这赵楞子平常装得本本分分,却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他从娘口中得知吕娘的身世后,便觉得有机可乘,心中就想冒一次险。当天他从万贯楼出来,并未回家,直直奔了陈州城南的展家。那时候展银还未回来,赵楞子在展家门口转了几圈儿之后,才叫门说是要见展夫人。


  胡月秀一听有人点名要见她,很是惊奇,因为自从将吕娘卖掉之后,她心神很是不定,一怕展银回来查询这件事,二怕吕娘娘家有什么人出来抱不平。现在有人找上门来,又不能不见,深怕别人说自己“做贼心虚”,便接见了赵楞子。赵楞子一见胡月秀双目发着阴险之光,表情沉稳,便知这是位城府很深的女人。为先发制人,赵楞子对胡月秀说:“你不认识我吧?”胡月秀瞟了赵楞子一眼,摇了摇头。赵楞子笑笑说:“我叫赵楞子,周家口人,没什么大能耐,平常只爱管个闲事,帮官府当个‘包打听’,吃个闲饭……”胡月秀这才认真望了望赵楞子,说:“是不是你抓了我什么把柄,想要几个钱花?”赵楞子暗暗吃惊了一下,忙说:“夫人是个明白人,吕娘已将她的事情向我诉说,她已身怀有孕,是你们展家的骨血。妓院老板娘知你展家有钱,把她护了起来,说是单等展老板回来拿重金替吕娘赎身!”胡月秀听完这话,面部掠过一丝惊诧,但极快地消失了,对着赵楞子大度地笑笑,问:“你有什么高见,需要多少钱,不要兜圈子,都说出来!”赵楞子咽了一口唾沫说:“夫人如此爽快,我也不瞒夫人。只要夫人想摆平这件事儿,我自有妙计。是这样,我娘在万贯楼当帮厨,这阵子专侍候吕娘,如果我用点儿打胎药什么的将吕娘肚内的孩子打出来,那老板娘就不会再向展老板打这张牌,而是会把她当做摇钱树,到时候,就可任凭夫人向展老板交代了。”胡月秀面目阴沉着,好一时才问:“你要多少?”赵楞子说:“五百两纹银。”胡月秀又问:“让我如何信你?”赵楞子回答:“我只是替夫人着想,自己挣个闲钱;信我,就干,不信,拉倒!”胡月秀很重地望着赵楞子,望了许久,最后长叹一声,叫过账房,给了赵楞子五百两银子。


  赵楞子拿到银子,急急回到周家口,把吕娘赎了出来。等吕娘满月身体康复,二人便拜堂成了亲。


  不久,展银做生意回来,见府内没了爱妾吕娘,很是奇怪,便向胡月秀询问吕娘下落。胡月秀说自你走后,吕娘不守家规,与一仆人私通被捉,我一怒之下,将仆人赶走,将她卖给了青楼。说完,叫过来证人一大群,以示她说的正确。因为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无一漏处。只是这展银知道胡月秀的为人,心中仍有存疑,只是再不表露。几天以后,他借故到周家口谈生意,便专程去万贯楼找吕娘。他向老板娘使了银钱,要求见吕娘一面。老板娘不知底细,一五一十地向他说了实情。展银一听吕娘为自己坚守贞节,并曾怀过自己的骨血,震惊万分。为证实这一切是否属实,他急急找到赵楞子的家,要求见一见吕娘。赵楞子一听是展银来了,便想借机敲竹杠,说吕娘已是他的妻子,岂能随便见外人。展银是个明白人,急忙掏出一包银子说:“你只要让我见她一面,说上几句话,这一包银子全归你!”赵楞子见钱眼开,便安排展银与吕娘见了面。吕娘一见展银,禁不住泪水外涌,哭着向展银诉说了自己的不幸。展银证实这一切全是胡月秀的阴谋之后,怒火万丈,气冲冲回到家中,先将那些作伪证的家人叫来审讯,等证据确凿之后,便狠狠地将胡月秀毒打一顿,然后就将其休了。


  胡月秀娘家自然也是大户人家,胡月秀的哥哥也真是个有头脸的人物,听说妹妹被人休了,觉得很是丢人现眼,便问胡月秀到底怎么回事。胡月秀自然不会说自己的错处,而是把责任全推到展银和吕娘身上。她更痛恨赵楞子不讲信用,使了别人的钱财而没把活做干净,并说这事儿她不让哥哥管,自己有办法将事摆平。


  当天夜里,胡月秀就雇杀手将赵楞子杀了,并偷偷绑架了吕娘,将其卖到了界首窑子里。


  这一切展银自然不知道,第二天他又带了银子去赵楞子家赎吕娘,不想赵楞子被人杀死,吕娘不知去向。展银很吃惊,认定这一切都是胡月秀干的,便向官府将胡月秀告下。不料等差人去传胡月秀时,那胡月秀已悬梁自尽了。


  万般无奈,展银只好四处派人打听吕娘的下落,等打听到吕娘下落的时候,吕娘已自叹命苦心甘情愿沦落青楼当妓女了。


  展银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种结局。他就觉得人生很没有意思,再不想没黑没明地去挣钱,最后就将家产委托一个好友看管,自己则四处流浪去了。


  从此,展银便没了音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百家讲坛交流论坛 ( 赣ICP备1300409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1-28 00:54 , Processed in 1.148338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baijiajiangtan X3.2 Designed By 百家讲坛网

© 2001-2015 百家讲坛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