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百家讲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71|回复: 0

孙方友《陈州笔记》精选——展氏菜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4 08: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展氏菜行
作者:孙方友
        黄花菜,也叫金针菜,植物学上称萱草。它的花、叶、茎、根皆是上好的中草药材。《本草纲目》上称它有“忘忧”、“忘神”之功效。“言是忘忧物,生在北堂陲”——大概就是那翡翠般的碧叶,赤金似的黄花,才使诗人产生乐而忘忧之效果的。
        陈州黄花菜,素以“菜条肥韧、油脂充足、色泽金黄、耐煮发脆”之特点而著称于世。无论是荤配、油炸、凉拌,还是做成金汤金面,均是醇香可口。若把它腌制成酱菜,更是别具风味。春秋末年,孔仲尼游说途经陈州,言说“黄花”为“金条”。可孔仲尼是圣人,其错也是对,没有敢纠正的。从此,将错就错,且又错中生彩,“陈国金条”更是闻名遐迩。
        据考,一般外地金针多为五蕊,唯有陈州金针为七蕊。为什么陈州金针为七蕊?至今未有人说得清。大凡世间说不清的事情,多要赋予神奇。于是陈州金针便精贵起来了。于是,也便有了贩卖金针的生意人。
        陈州东关有一户姓展的,就专干此种买卖。每到金针菜下菜之际,展家就大量地收购,贮到春节再卖给外地客商。陈州黄花菜多为馏菜晒——就是从地里摘回黄花之后,先在锅里馏一馏,然后晒干。馏菜虽然味儿美,但易潮,保留不善就发霉。从菜季到春节,中间有四个月光景,而且要经过阴雨连绵的雷雨季节,更给贮菜带来不少麻烦。展家为贮菜,库房盖得很讲究,既通风又朝阳。菜入库前,要大晒,然后密封成袋再进库房。每遇阴雨频频的日子,库房里要生炉子,使库房始终保持着干燥。
        由于展家贮菜有方,外地客商多与他们来往。黄花菜下来之际,客商们为抢生意,就提前送来银钱,让展家帮助收购,到了春节前夕,派人运走,到湖广一带赚大钱。
        当然,展家也要落下不少无本之利。
        这一年,从皖地来了一位大客商,很有钱,一下包了展家的两座大库房。到了年底,派车运到颖河,装船去了上海。
        一连几年,展家都为那位大客商收菜,生意很顺畅。
         这一年,黄花菜还未下来,那客商就汇来了银票。展家像往年一样,为那客商收菜,晒菜,贮菜。可万没想到,一直等到腊月二十,也不见那客商来运菜。黄花菜为季节菜,极难过夏,若春节不处理掉,夏天发霉不说,而且隔年菜是不受顾客青睐的。万般无奈,展家主人便帮那客商卖了出去。
        来年菜季,展家又用那客商的银钱为其收了两库房金针。
        可到了春节,仍不见那客商的影子。展家主人只得又卖了一回。
        三年过后,展家为那客商赚了不少的银钱,但那客商仍是杳无音信。为此,展家主人很犯愁,决定去皖地看个究竟。
        走了几日,展家主人方打听到那个客商的村子。客商家很富,楼瓦房一片。朱门高台阶,像是个有过功名的家族。展家主人叩开大门,报了姓名,并说是从陈州而来。守门的家人望了望展家主人,说:“我家主人早在三年前就病逝了。”
        展家主人一听此言,如同炸雷击顶,木呆呆地望着那家人,许久没说出话来。
        “你与我家主人是朋友吗?”那家人问。
        展家主人点了点头。
        “我家主人虽然不在了,但你有事我可以禀告夫人。”
        这一刻,展家主人显得很迟疑,他想说:你家主人欠我一笔钱,如今他人不在了,我怎还忍心再进去讨账!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心想这是昧心钱使不得,于是便向那家人说了原委。
        那家人一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然后拉展家主人到背处,悄声说:“我家主人常年在外跑生意,平常只是往家中送钱财,从不向家人讲来历。如今他已不在人世,如此一笔巨财,何不你我暗暗分了?”
        展家主人望了那家人一眼,讥讽道:“我若想昧财,哪还会有你的份儿?”
        那家人尴尬地咽了一口唾沫,许久才说:“先生如此仗义,实在令人敬佩!”说完,扭脸走了。
        展家主人正在犯疑,突听大门洞开,抬头望去,大客商正向他走来。
        展家主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认为是鬼魂再现。
        大客商哈哈大笑,笑够了方说:“展老弟,为寻知己,我已苦等了三载了呀!”
        展家主人这才恍然大悟,上前拉住大客商的手,愧疚地说:“尊兄不知,刚才听到你归天的消息,我差点儿昧你的财哩!”
       “想到而没做,便是好人了!”那客商说,“万恶贪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没好人嘛!”
        展家主人这才释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尊兄为试我心,竟掷下如此大本钱,真真令人不解!”
        那客商也叹了一口气,深情地望了展家主人一眼,说:“我一生闯荡生意场,深知钱难挣人更难得之理。贤弟如此仗义,也算是我三生有幸啊!”
         这以后,那客商便包下了展家的所有库房,每到菜季,展家就为那大客商收菜贮菜。只是那客商仍是不来陈州,一切全由展家主人做主。
        几年以后,展家主人去皖地送利钱,当他走到大客商家门前的时候,守门的家人对他说:“我家主人这回真的离开了人世!”
        展家主人不相信地望了那家人一眼,进去交了钱,扭脸走了。
        几年以后,展家主人又来送钱,守门的家人对他说:“我家主人这回真的离开了人世!”
        展家主人不相信地笑了笑,交了钱,又扭脸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百家讲坛交流论坛 ( 赣ICP备1300409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1-27 13:48 , Processed in 1.109681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baijiajiangtan X3.2 Designed By 百家讲坛网

© 2001-2015 百家讲坛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