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百家讲坛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54|回复: 17

张藏本【孙武兵法】最新研究成果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3 12: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孫武兵法 】第五篇 咊同‘原无篇次,篇此为整理者所加

     天萬下物之興,而能興之道,咊也。天地萬生之興,而能興之道,同也。故能富國安民而興天下者,善知咊同之道也。國之情者,在內根也。內根者,民也、臣也、君也。若欲知國之情善者,內根咊同也。咊天地之道,重九畴麟鳳,同萬民之利而從國,親聰朙之政,不作亾國之舉,以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
   咊君之之善應,盡臣之之忠節,同民之之利而從事,勤聰朙之智, 不作貪婪之舉,以為國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咊陰陽之道,應四旹之順,同贊恪井而納亩稅之工,作聰朙之民,不作越刑之舉,以與上同意者也。此民之之正道。故知內根亓道者,國彊而民富。弌朝有舉,內根咊同,上下從事,戮力弗詭。民可與之生,可與之死,而不畏危也。兵之情者,在內根也。內根者,卒也、将也、主也。若欲知兵之情善者,弩矢亓發也。
    矢者,卒也;弩者,將也;發者,主也。矢,金在前,羽在後,故犀而善走。若治卒則前重而後輕,戰之辯者也。前重後輕以為撃之勢者也。若治卒則後重而前輕,戰之辯者也。後重前輕以為之陳,勢在者也。若趣之敵則不聽者,主治卒發矢也;若趣之敵則聽者,主治卒不發矢也。弩張,棅不正,偏彊偏弱而不咊,偏上偏下而不中,偏右偏左而不同,亓兩泱之送矢也不弌,矢雖輕重得而前後敵,猷不中柖也。所以不中柖者,不知戮力咊同以量也。此??之過也,將之用心不咊於發,亦不同於矢者也。
   發者,主也。主者,元事者也。弩張棅正,彊弱咊而上下左右同,亓送矢也弌,矢雖輕重得,然前後不敵,發之不權也,猷不勝敵也。矢輕重得,前後敵,弩張棅正而上〔下〕左右同,亓送矢也弌,矢雖前後敵,然輕重不得,發之不權也,猷不勝敵也。矢輕重得,前後敵,弩張棅正而上下左右同,亓送矢也弌,發者非也,猷不中柖也。所以不中柖者,彊弱不咊力也。卒輕重得,前後敵,弩張棅正而彊弱咊,亓送矢也弌,而主與將兵上下左右不同心者,猷不勝敵也。故曰:矢之中量,合於弍;弩之中彀,合於四;發之中集,合於亖。兵有功矣!故兵之內根咊同者,主曰:上咊天地,下同將卒。將曰:上咊主謀,下同卒心。卒曰:上咊天地,下同眾心。弎者合弌,所以循以成道也。知亓道者,主有名,将有功,卒有利,兵勝敵也。圖,第弌卷第五圖,兵理咊同對應圖。
                   七百七十八
      此篇簡名皆為《咊同》,齊安城、秦宮郿鄔弍簡為縮立簡。縮去國璋,立取兵璋,半璋也。《軍政》之《同行》曰:立於不敗之政者,國之咊同。立於不敗之地者,三軍咊同。咊同行,行應曰:天下無有勝於得道之軍也。此言申之道也。信以為,國不咊,民不同者,兵不勝也。故縮立簡半去半取,實大謬大悞也。簡上半璋談兵,有方而無圓,不可取也。故信不考不參也。
    今依景林簡,車子正亓圓容。信考柏舉之戰,五戰五勝。吴入楚郢,齊民武子之功也。亓功者,三軍咊同而勝也。吳於楚郢,兵不戒而施暴。楚包胥子哭捄於秦,秦哀公賦《元衣》而舉兵捄楚,敗吴於沂。吴兵敗而還,前功盡棄。此吴王闔閭之過也,齊民武子之失也。信以為所以失者,雖知亓內根咊同,而不知亓外根咊同,以脩亓功也。《中平兵典》曰:天地尚尚,陰陽昜昜。內根外根,咊同祥祥。信擇丞之,國勝以恒,兵勝以橫,勝於內外之根也。揣摩《兵典》,啟哲勝道,信以為內根咊同,可勝也;外根咊同,咸勝也;兩根咊同,恒勝也。恒勝之兵,不可當也。秦、二世而亂。天下紛争,羣雄並起。漢王斬白蛇而舉事。所過郡縣,秌毫無放。埜涂武関而入咸陽,為民廢秦苛法,為政約法三章,為安而發九殺令。君臣民咊同以為國用。以用示應:咊同以恒,勝之以恒;剥离以非,敗之以更。剥离者,項王所以失天下也;咊同者,漢王所以灭彊楚而弌統天下也。故曰:安民勝敵之道者,上下咊同也。
               
           四百六十七
                                                                            漢楚王韓信於漢五年二月
                                                               
                                                                【孫武兵法】第六篇九知
                                                     書理周書漢簡,民國十二年秌於西安藥王洞,聯甲

    张藏本〈孙武兵法〉第五篇‘和同’与银雀山竹简‘兵情’校正本
     【1】 孙子曰:若欲知兵之情,弩矢其法也。矢,卒也。弩,将也。发者,主也(1)。矢,金在前,羽在后(2),故犀而善走(3)。前……今治卒则后重而前轻,阵之则辨,趣之敌则不听(4),人治卒不法矢也。弩者,将也。弩张柄(5)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其两洋之送矢也不壹(6),矢虽轻重得,前后适,犹不中[招也]……将之用心不和……得,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后]适,而弩张正,其送矢壹,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7)。卒轻重得,前……兵……犹不胜敌也(8)。故曰,弩之中彀(9)合于四,兵有功……将也,卒也,□也。故曰,兵胜敌也,不异于弩之中招也。此兵之道也。    * * *    ……所循以成道也。知其道者,兵有功,主有名
*  
  注;【1】此处缩节了二百五十四字,补为‘天下万物之兴,而能兴之道,和也;天下万生之兴,而能兴之道,同也。故能富国安民而能兴天下者,善知和同之道也。 国之情者,在内根也。内根者:民也,臣也,君也。若欲知国之情善者,内根和同也。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马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民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不畏危也’
      【2】此处残缺十七字,当补为;兵之情者,在内根也。内根者:卒也,将也,主也。
      《3》此处残缺十四字。张藏本【孙武兵法】‘和同篇’补缺为;。若治卒则前重而后轻,战之辩者也。
      《4》此处残缺十一字。‘和同’篇补为;重后轻以为之击势在者也。
      《5》此处残缺二十二字。‘和同篇补为;招也。所以不中招者,不知戮力和同以量也。此将之过也,
      《6》此处残缺四十一字。于发,亦不同于矢者也。发者,主也。主者,元事者也。弩张柄正,强弱和而上下左右同,其送矢也一,矢虽轻重
      《7》此处残缺八字。‘和同’篇补缺为;后不敌,发之不权也。这里的‘兵’乃颠置所致的文字。知其战者,主有名,将有功,卒有利,【兵】胜敌也 。应在最后一自然段,最后一句。
     《8.》此处残缺五十三字。‘和同’补缺为;篇发之中集,合于四,兵有功矣! 故兵之内根和同者,主曰:上和天地,下同将卒。将曰:上和主谋,下同卒心。卒曰:上和将命,下同众心。三者合一
     《9》‘和同’篇,缺三子,为‘将有功’
    《10》此处残缺一字。‘和同’篇补缺为‘
    《11》此处残缺两字。‘和同’篇补缺为‘此兵’
    《12》此处残缺一字。‘和同’补缺为篇‘’字
    《13》此处残缺十五字。‘和同’补缺为;犹不异于发弩矢于之中招也。和同者,
                                             银雀山竹简‘兵情’补正
   【兵之情者,在内根也。内根者:卒也,将也,主也】, 若欲知兵之情善者,弩矢其发[]也。矢者,卒也;弩者,将也;发者,主也。矢,金在前,羽在后,故犀而善走。〈若治卒则前重而后轻,战之辩者也〉。前〈重后轻以为之击势在者也〉;若治卒则后重而前轻,战[]之[]辨〈者也。后重前轻以为之阵势在者也。若趣之敌则不听者,主治卒发矢也;〉若[]趣之敌则听者,主[治卒不发矢也。]弩张,柄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偏上偏下而不中,偏左偏右而不同,〉其〈两泱之送〉矢也不一[],矢虽轻重得[】前后敌,犹不〈中招也。所以不中招者,不知戮力和同以量也。此将之过也,〉将之用心不和〈于发,亦不同于矢者也。发者,主也。主者,元事者也。弩张柄正,强弱和而上下左右同,其送矢也一,矢虽轻重》得,然前《后不敌,发之不权也,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后敌适]而,弩张柄正而上下左右同,其送矢也一,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所以不中招者,强弱不和力也。卒轻重得,前后敌,弩张柄正而强弱和,《其送矢也一》,而主与将兵上下左右不同心者,犹不胜敌也。故曰:矢之中量[弩之中毂],合于二[];〈弩之中,合于四;发之中集,合于四,兵有功矣! 故兵之内根和同者,主曰:上和天地,下同将卒。将曰:上和主谋,下同卒心。卒曰:上和将命,下同众心。三者合一,此兵所以循以成道也。〉犹不异于发弩矢于之中招也。和同者,此兵之胜道也〉。知其战者,主有名,将有功,卒有利,兵胜敌也 。
           齐安城简‘和同’也就是银雀山汉墓竹简误归入【孙膑兵法】‘兵情’完整文字应该是‘四百七十九字’依据齐安城简对校,可以得知银山简残缺字数为‘一百八十八字’残存‘二百九十一字’残缺占齐安城简‘和同’类同简的25%,残存占75%;安城简‘和同’以及类同简缩去了‘二百五十四字,韩信参考三种简本最终定‘和同’字数为‘七百七十八字’即使保留完整的齐安城简‘和同’也不过是四百七十九字,也比景林简少了16%,如果拿银雀山汉墓竹简误归入【孙膑兵法】‘兵情’残存的二百九十一字’相比较仅占景林简的26.7%,很明显就少了73.3%,加之银雀山汉墓竹简没有发现楚王韩信、留侯张良的序次语,‘和同’篇的为四百六十七字,加上景林简的七百七十八字为‘一千二百四十五字’如果拿银雀山汉墓竹简误归入【孙膑兵法】‘兵情’残存的二百九十一字’仅占一千二百四十五字’的4.4%这是不争的事实,更为重要的事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属严重错误,前后次序严重颠置,谬误百出,而张藏本却能够将银雀山汉简的大量残缺填补的恰如其分、如暮鸟归巢、被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理顺的科学得当、矫正其谬误。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虽穷尽数十年之心力面对着残缺严重、次序颠置的竹简束手无策、叹无可奈何!恨回天乏术、无能为力,这是不争铁的事实关于张藏本《孙武兵法》与银雀山竹简是否同一体系,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张藏本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另外;两者无论是丛音韵、语法、行文、措辞、布局、结构来分析有均惊人的相似,这绝非巧合所能解释,据楚王韩信序次语分析;齐安城简、秦宫鹛邬简均为缩立简,大谬大误也,信不参不考也。也就是说;齐安城简应该就是银雀山竹简的类同本,换句话说;银雀山竹简即使当年发掘保留完整,也不过是缩立简而已,当然;齐安城简虽然仅是缩立简,但无论怎麽说;还是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许多内容,令人非常痛心的是,由于当年发掘的失误,竹简残缺的非常严重,许多内容前后次序已无从可知,其学术价值已大大折扣,再说我们所看到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只不过是当年留候张良奉汉高祖的之名在孙弛当年缩立简的基础上再次删节调整的修订本,笔者从目前所看到张藏本孙弛当年缩写《孙子兵法》原貌上看;张藏本行文措辞更古朴、布局结构更严谨,论述内容更丰富,我从所见到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书理说明上获悉;张公联甲老先生这样记载,因‘孙子兵法’十三篇之内容全部散落于八十二篇之中,故韩信不序、班固不录,是有道理的,总之;无论是孙弛当年所缩写的还是传世本比之八十二篇,‘孙子兵法’显得过于简略,许多问题根本就没有论述明白、阐释透彻,楚王韩信在序次语中道出了玄机。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清楚,‘碳十四‘的科学检测’和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整理的情况随处可见的谬误张藏本能够校正的‘科学得当’这两者无疑均是目前国际通行检验文物和学术价值的‘社会实践重要的组成部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整理的情况是非常糟糕的,那些所谓的专家往往带着某传统定论,来搞学术研究,对于新发现的本属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内容产生抵触情绪,这是非常幼稚的,难怪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虽穷尽数十年之心力面对着残缺严重、次序颠置的竹简束手无策、叹无可奈何!恨回天乏术、无能为力,这是不争铁的事实,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对于逐渐的归属毫无科学依据,其内容相互窜入,前后次序被人为严重的颠置,所填补的残缺四十年来仅占全文的不足0.1524%这里小组的水平也未免太差了。
                            【 孙武兵法】卷一,第五篇景林简‘和同’全文 ,
天下万物之兴,而能兴之道,和也;天下万生之兴,而能兴之道,同也。故能富国安民而能兴天下者,善知和同之道也。 国之情者,在内根也。内根者:民也,臣也,君也。若欲知国之情善者,内根和同也。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马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民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不畏危也。〉

        【兵之情者,在内根也。内根者:卒也,将也,主也】。若欲知兵之情善者,弩矢其发也。矢者,卒也;弩者,将也;发者,主也。矢,金在前,羽在后,故犀而善走。若治卒则前重而后轻,战之辩者也。前重后轻以为之击势在者也;若治卒则后重而前轻,战之辨者也。后重前轻以为之阵势在者也。若趣之敌则不听者,主治卒发矢也;若趣之敌则听者,主治卒不发矢也。弩张,柄不正,偏强偏弱而不和,偏上偏下而不中,偏左偏右而不同,其两泱之送矢也不一,矢虽轻重得而前后敌,犹不中招也。所以不中招者,不知戮力和同以量也。此将之过也,将之用心不和于发,亦不同于矢者也。发者,主也。主者,元事者也。弩张柄正,强弱和而上下左右同,其送矢也一,矢虽轻重得,然前后不敌,发之不权也,犹不胜敌也。矢轻重得,前后敌,弩张柄正而上下左右同,其送矢也一,发者非也,犹不中招也。所以不中招者,强弱不和力也。卒轻重得,前后敌,弩张柄正而强弱和,其送矢也一,而主与将兵上下左右不同心者,犹不胜敌也。
     故曰:矢之中量,合于二;弩之中,合于四;发之中集,合于四,兵有功矣! 故兵之内根和同者,主曰:上和天地,下同将卒。将曰:上和主谋,下同卒心。卒曰:上和将命,下同众心。三者合一,此兵所以循以成道也。犹不异于发弩矢于之中招也。和同者,此兵之胜道也。知其战者,主有名,将有功,卒有利,兵胜敌也。(图第一卷第五图:兵理和同对应图)七百七十八 此篇简名皆曰“和同”。齐安城、秦宫邬二简为缩立简。缩去国璋,立取兵璋,半璋也。《军政》之“同行”曰:“立于不败之政者,国之和同。立于不败之地者,三军和同。和同行,行应曰:天下无有胜于得道之军也。”此言中道也。信以为,国不和,民不同者,兵不胜也。故缩立简半去半取,实大谬大误也。简上半璋谈兵,有方而无圆,不可取也。故信不考不参也。今独依景林简,车子丕其元容。
      信考柏举之战,五战五胜,吴入楚郢,齐民武子之功也。其功者,三军和同而胜也。吴子楚郢,兵不戒而施暴。楚包胥子哭于秦,秦哀公赋元衣而举兵楚,败吴于沂。吴兵败而还前功尽弃。此吴王阖闾之过,齐民武子之失也。信以为所以失者,虽知其内根和同,而不知其外根和同,以修其功也。《中平兵典》曰:“天地尚尚,阴阳易易。内根外根,和同祥祥。”信择承之,国胜以恒,兵胜以横,胜于内外之根也。揣摩《中平宝典》,启哲兵胜之道,信以为内根和同,可胜也;外根和同,咸胜也;两根和同,恒胜也。恒胜之兵,不可当也。秦,二世而乱。天下纷争,群雄并起。汉王斩白蛇而举事。所过郡县,秋毫无犯。野涂武关而入咸阳,为民废秦苟法,为政约法三章,为安而发九杀令。君臣民和同以为国用。以用示应:和同以恒,胜之以恒;剥离以非,败之以更。剥离者,项王所以失天下也,和同者,汉王所以灭强楚而统一天下也。故曰:安民胜敌之道者,上下和同也。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令民与上同意〔者〕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民不畏危﹛民弗诡也﹜孙武在这里只是提到了一些原则而已,兵圣孙武在【孙武兵法】‘宜约’作了进一步的阐释,如;主孰有道?素主有道者,主有道之宜约而成理。曰:以民为主之根者,与行胜相宜;民心与上同意者,与厚爱其民相宜;贤智得而用者,与行政相宜;奉行素教者,与国安民安相宜;物足而财丰者,与国富民强相宜;兴理而尊德者,与正人正事相宜。孙武在‘和同’篇对于这个问题作了全面的论述;如;若欲知国之情善者,内根和同也。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马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民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不畏危也。阐释精辟、论述立意高屋建瓴,发人深省,令人豁然开朗,千年疑团一朝冰释。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拙笔于西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武兵法 】 第二十六篇 ‘ 亖俻’
         
    用兵安民之道,俻也;故國之道,曰四,一曰備固、二曰備荒、三曰備亂、四曰俻戰、備固者;得篡賢能也,備荒者,得存糧貨也,備亂者;得養死士也,備戰者;得習士卒也,故得四者生,失四者死,夫有荒而亂,有亂而變,有變而戰,有戰而勝者;所以有備也,夫有荒而亂,有亂而變,有變而戰,有戰而敗者;以無備也。

         故有備者,胜,勝則安矣,無備者,敗,敗則亾矣,何以安之,昜呼長備也,長備龢如天兵行空而一擥靝下. ,長備者,天兵也。夫陷齒戴角,前蚤後鋸,喜而閤、怒而斗天兵之道也,不可止也,故無天兵者,自爲備,自備者,聖人之作事也。昔者黄帝作劍,以陳象之,羿作弓弩,以勢象之,禹作舟車,以變象之,湯武長兵,以權象之,凢此四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劍之爲陳也?旦莫服之,未必用也,不用備之亟,有應之,故曰陳而不戰,劍之爲陳也,劍無鋒,雖孟賁之勇,不敢將而進者,無迊阻之兵也,陳無鋒,非孟賁之勇也,敢將而進者,無柤兵之至也,劍無首鋌,雖巧士不能將而進陳者,無迊陳之兵也,陳無後,非巧士也,敢將而進者,深知陳之情也,故劍有鋒、有後、相信不動,敵人必走,陳有鋒有後,相信不動,敵人必走,故劍無鋒無後,甲卷不道,敵處我走,陳無鋒無後,陣甲無道,敵處我走,凢劍之有鋒有後之進者,选陳謹也,爵勢决三而圓陳之鋒後以迊進陳之敵,陣必不動,敵必走矣,此陳備之道也。圖第三卷、第五圖‘兵理劍陳克敵圖’
         何以知弓弩之爲勢也?勠力以同,同視柖棅正,兩相相而咊於肩應之間,殺人百步之外,不識亓道所至也,曰勢而不見,弓弩之爲勢也,弓弩有翕張,弩翕勢之有也,弩張勢之備也,勢有一立,立有勠力以同,中柖者勢之備也,故勢有能、有不能,距遠而鈞力大', 勢能也,距中而鈞力中者,勢能也,距近而鈞力小者,勢能也,故距勢大而鈞力小者,勢不備也,距近而鈞力大者,過勢者也,是故善戰者,亓勢備、亓勢嶮、亓柖中、亓節短、勢如彍弩、節如發機,故以此勢而迊敵者,敵必懼矣,懼必敗矣,此勢備之道也。‘圖第三卷第六圖、’兵理弓弩勢備圖’
         何以知舟車之爲變也?高則善監之,下則善藏之,行則善載之,動則善通之,靜處則善固之,故進則利四,退則利三,攻則利四,守則利四,靜處則利亖,故曰;變而爲利,舟車之爲變也,舟車可高可下,高則監亓遠,下則察亓近,故知遠近之情者,變之備也,舟車可行、 可處、行則載亓重,處則盟亓固,何載何盟,變之備也,舟車可動、可靜、動則致遠以通,靜則致固以封,弗通、弗封,變之備也,舟車可進、可退、進則如風而至。退則望塵不及。進退自法,變之備也,舟車可攻、可守、攻則威亓殺,守則固亓舍,能威能固者,變之備也,故高下得亓厄者,行處得亓生者,動靜得亓理者,進退得亓法者,攻守得亓道者,此變備之道也。‘圖第三卷、第七圖’兵理舟車變備圖’
           何以知長兵之爲權也?擊飛高下,非重弗輕,重則碎顱毀肩,輕則手殘足折,擊飛前後,非重弗輕,重則碎顱毀肩,輕則手殘足折,擊飛左右,非輕弗重,重則碎顱毀肩,輕則手殘足折,擊飛進退,非重弗輕,重則碎顱毀肩,輕則手殘足折,故曰;權者,輕重長兵之爲權也,凢此四者,殺敵之權也,權者,有遠近,權者有輕重,權者有動靜,權者有視聞,故視之遠、中之近,飛距不達者,權者不備也,視之近、中之遠,飛距過達也,權者,越也,權者過也,備也,視之中,中之、中飛距中,權之中也,權者,俻也,視之靜中之靜,飛距無量,故距量者,權之備也,視之動中之動,飛距有量也,距量者,權之備也,進之近、退之遠,飛距中近遠者,權之備也,故視之生中之死,飛距有量也,重量者權之俻也,視之生中之偒,飛距有量也,輕量者,權之半備也,視之見聽之聞見,聞者權之備也,故晝多旗、亱多鼓,所以送戰也,凢此四者,兵之用也,人皆以爲用,而莫勶亓道者,徒勞而無功也,此權備之道也,‘圖第三卷、第八圖,’兵理長兵權備圖‘凢國之道,曰亖,曰備、固曰備荒、曰備亂、曰備戰、凢兵之道四,曰陳備、曰勢備、曰變俻、曰權俻、勶亓二亖者,所以善治國、善安民也,以破彊敵、取猛將也。
                                                                           一千三百四十二
         此篇三簡名,齊安城簡曰’勢備‘縮立簡也,何人縮立,不考不参也,秦宫郿鄔簡曰’事備‘景林簡曰‘四俻’【孫臏兵法】八十九篇、图四卷有‘勢俻’篇言,定、交、攻、分、合、變‘六勢’之備也;【軍政】二十七行,有‘事俻’篇,論根、格、推、敓、盘、形、習、貨、隂陽內外十二事之俻也,信参之而曰,齊秦二簡,名實不妥也,乃傳之謬悮也,信以爲,二四相生,二亖相通,觧備而不离亓旨者,景林簡名,符以亓恉也,故定名‘四備’備固、備荒、備亂、備戰者,國恒民安之道也,陳備、勢備、變備、權俻者,兵勝破敵之道也,此之二四之勶者,逸亓前賢之之妙也非齊民而不可爲也  
                   二百二十.五  
                                                               漢楚王韓信於漢五年二月
                                                                     银雀山竹简‘势备’
          孙子曰:夫陷齿戴角,前爪后距(2),喜而合,怒而斗,天之道也,不可止也。 故无天兵者(3)自为备,圣人之事也。黄帝作(4)剑,以阵象(5)之。羿(6)作弓弩,以势象之。禹(7)作舟车,以变象之。汤、武(8)作长兵,以权象之。凡此四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9)之,未必用也。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10)[之勇]不敢□□□。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至也。剑无首铤(11),虽巧士不能进□□。阵无后,非巧士敢将而进者,不知兵之情者。故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12)。无锋无后,……?不道。 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发于肩膺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所道至(13)。故曰,弓弩也。何以[知舟车]之为变也?高则……何以知长兵之[为](14)权也?击非高下非…… 卢毁肩,故曰,长兵权也。凡此四……中之近……也,视之近,中之远。权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战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皆以为用,而莫彻(15)其道。 ……功。凡兵之道四:曰阵,曰势,曰变,曰权。察此四者,所以破强敌,取猛将也(16)。 * * * ……之有锋者,选阵□也。爵…… ……得四者生,失四者死…… (1) 此是篇题,写在本篇第一简简背。 此为银雀山汉墓竹简残简;仅供参考 )
         
注【1】此处缩节了一百五十九字〈用兵安民之道,备也。故国之道曰四:一曰备固,二曰备荒,三曰备乱,四曰备战。备固者,得篡贤能也。备荒者,得存粮货也。备乱者,得养死士也。备战者,得习士卒也〉。[故得四者生,失四者死。]〈夫有荒而乱,有乱而变,有变而战,有战而胜者,所以有备也;夫有荒而乱,有乱而变,有变而战,有战而败者,所以无备也。故有备者胜;无备者败,败则亡矣。何以安之易乎?常备也。常备,和如天兵行空而一揽天下。故常备者,天兵也。〉
           【2】 此处残缺十一字。【孙武兵法】‘四备’篇补缺为;
将而进者,不知无阻之兵也
           【3】此处残缺二十九字。‘四备’篇补缺为;
将而进阵者,无迎阵之兵也。阵无后,非巧士也敢将而进者,深知阵之情也
           【4】此处残缺六十四字。‘四备’篇补缺为;甲卷不道,敌处我走。阵无锋无后,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
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敌必走矣。此阵备之道也。
           【5】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一百四十字。‘四备’篇补缺为;弓弩有翕张。弩翕,势之有也。弩张,势之备也。势有一立,立有戮力以同。中招者,势之备也。故势有能有不能,距远而钧力大者,势能也。距中而钧力中者,势能也。距近而钧力小者,势能也。故距远而钧力小者,势不备也。距近而钧力大者,过势者也。是故善战者,其势备,其势险,其招中,其节短,势如弩,节如发机。故以此势而迎敌者,敌必惧矣。惧必败矣。此势备之道也。(
          【6】此处残八十四字。‘四备’篇补缺为;缺善监之,下则善藏之,行者善载之,动则善通之,静则善固之。故进则利四,退则利四,攻则利四,守则利四,静处则利四,故曰:变而为利,舟车之为变也。舟车可高可下,高则监其远,下则察其近。故知远近之情者,变之备也,齐安城简此处缩去了一百三十九字。‘四备’篇补缺为;舟车可行可处,行则载其重,处则盟其固。何载何盟?变之备也。舟车可动可静,动则致远以通,静则致固以封。弗通弗封?变之备也。舟车可进可退,进则如风而至,退则望尘不及。进退自法者,变之备也。舟车可攻可守,攻则威其杀,守则固其舍。能威能固者,变之备也。故高下得其厄者,行处得其生者,动静得其理者,进退得其法者,攻守得其道者,此变备之道也。
           【7】此处残缺二十六字。‘四备’篇补缺为;
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击飞前后,非重弗轻,重则碎
            【8】,此处残缺二十六字。‘四备’篇补缺为;
轻则手残足折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
            【9】此处残缺二十八字。‘四备’篇补缺为;
击,杀敌之权也。权者,有远近,有重轻;权者,有动静;权者,有视闻。故视之远,
             【10】此处残缺四十六字。‘四备’篇补缺为;
飞距不达也,权者不备也。视之近,中之远,飞距过达也,权之越也,权者过备也。视之中,中之中,飞距中,权之中也,权者备也。视之动,中之动,飞距有量也,距量者,权之备也。视之静,中之静,飞距无量也,无距量者,权之备也。进之近,退之远,飞距中,近远者,权之备也。故视之生,中之死,飞距有量也,重量者,权之备也。视之生,中之伤,飞距有量也,轻重者,权之半备也。视之见,听之闻,见闻者
            【11】此处残缺十三字。‘四备’篇补缺为;者,徒劳而无功也。此权备之道也。
            【12】
凡国之道曰四:曰备固,曰备荒,曰备乱,曰备战,该段文字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错乱颠置,该段文字经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六篇‘四备’篇科学对校因该是该篇第一自然段,第二分句,例如;用兵安民之道,备也。故国之道曰四:一曰备固,二曰备荒,三曰备乱,四曰备战。
             【13】此处整理小组严重错乱颠置,该句,经与‘四备’篇比较
,应为第一自然段最后一句,例如;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敌必走矣。此阵备之道也。
              【14】此
处整理小组错乱颠置,经与‘四备’篇对比应为该篇第一自然段第二句;例如?用兵安民之道,备也。故国之道曰四:一曰备固,二曰备荒,三曰备乱,四曰备战。备固者,得篡贤能也。备荒者,得存粮货也。备乱者,得养死士也。备战者,得习士卒也〉。‘故得四者生,失四者死’。
            此篇残缺六百六十五字,缩节了四百三十八字,今残存‘三百三十九字,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实际字数为一千零四字,残缺约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实际字数为一千零四字的44.59%,缩节文字四百三十八字‘约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实际字数一千零四字的22.9%;残存字数约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实际字数为一千零四字的55.41%,残缺六百六十五字占全文全文一千四百三十二字的21.5%,缩节文字四百三十八字‘约占全全文一千四百三十二字的42%;这一篇韩信序次语为‘二百二十五字’加全文一千四百三十二字为‘一千六百五十七字’约占银雀山类同简实际字数1004字的1.65%,;残存文字三百三十九字仅占一千六百五十七字’的4.88%,残缺的六百六十五字占一千六百五十七字的9.75%,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属失误、整理的前后次序严重颠置,谬误百出。
                     〈银雀山汉墓竹简既齐安城简‘势备’篇残缺补正,
        用兵安民之道,备也。故国之道曰四:一曰备固,二曰备荒,三曰备乱,四曰备战。备固者,得篡贤能也。备荒者,得存粮货也。备乱者,得养死士也。备战者,得习士卒也〉。[故得四者生,失四者死。]〈夫有荒而乱,有乱而变,有变而战,有战而胜者,所以有备也;夫有荒而乱,有乱而变,有变而战,有战而败者,所以无备也。故有备者胜;无备者败,败则亡矣。何以安之易乎?常备也。常备,和如天兵行空而一揽天下。故常备者,天兵也。〉夫陷齿戴角,前蚤后锯,喜而合,怒而斗,天兵之道也。不可止也。故无天兵者,自为备。〈自备者,〉圣人之作事也。昔者,黄帝作剑,以阵象之。羿作弓弩,以势象之。禹作舟车,以变象之。汤武作长兵,以权象之。凡此四者,兵之用也。何以知剑之为阵也?旦暮服之,未必用也,〈不用备之,亟有应之〉。故曰:阵而不战,剑之为阵也。剑无锋,虽孟贲〈之勇不敢将而〉进者,〈不知无阻之兵也。〉阵无锋,非孟贲之勇也。敢将而进者,无阻兵之至也。剑无首铤,虽巧士不能〈将而进阵者,无迎阵之兵也。阵无后,非巧士也敢将而进者,深知阵之情也〉。故剑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阵有锋有后,相信不动,敌人必走。故剑无锋无后,〈甲卷不道,敌处我走。阵无锋无后,阵甲无道,敌处我走。凡剑之有锋有后之进者〉,选阵[也,爵势决三而圆阵之锋后,以迎进攻之敌,阵必不动,敌必走矣。此阵备之道也。(图,第三卷第五图:兵理剑阵克敌图)。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戮目以同,同视招,柄正两相,相而和,〉发于肩应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道所至也〉。故曰:〈势而不见〉,弓弩〈之为〉势也。〈弓弩有翕张。弩翕,势之有也。弩张,势之备也。势有一立,立有戮力以同。中招者,势之备也。故势有能有不能,距远而钧力大者,势能也。距中而钧力中者,势能也。距近而钧力小者,势能也。故距远而钧力小者,势不备也。距近而钧力大者,过势者也。是故善战者,其势备,其势险,其招中,其节短,势如弩,节如发机。故以此势而迎敌者,敌必惧矣。惧必败矣。此势备之道也。(图,第三卷第六图:兵理弓弩势备图)。〉何以〈知舟车〉之为变也?高则〈善监之,下则善藏之,行者善载之,动则善通之,静则善固之。故进则利四,退则利四,攻则利四,守则利四,静处则利四,〉故曰:〈变而为利,〉舟车〈之为〉变也。〈舟车可高可下,高则监其远,下则察其近。故知远近之情者,变之备也。舟车可行可处,行则载其重,处则盟其固。何载何盟?变之备也。舟车可动可静,动则致远以通,静则致固以封。弗通弗封?变之备也。舟车可进可退,进则如风而至,退则望尘不及。进退自法者,变之备也。舟车可攻可守,攻则威其杀,守则固其舍。能威能固者,变之备也。故高下得其厄者,行处得其生者,动静得其理者,进退得其法者,攻守得其道者,此变备之道也。〉(图,第三卷第七图:兵理舟车变备图)。何以知长兵之[权也?击飞[]高下,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击飞前后,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击飞进退,非重弗轻,重则碎颅毁肩,轻则手残足折〉。故曰:权击重轻,长兵〈之为〉权也。凡此四〈击,杀敌之权也。权者,有远近,有重轻;权者,有动静;权者,有视闻。故视之远〉,中之近,〈飞距不达也,权者不备也。视之近,中之远,飞距过达也,权之越也,权者过备也。视之中,中之中,飞距中,权之中也,权者备也。视之动,中之动,飞距有量也,距量者,权之备也。视之静,中之静,飞距无量也,无距量者,权之备也。进之近,退之远,飞距中,近远者,权之备也。故视之生,中之死,飞距有量也,重量者,权之备也。视之生,中之伤,飞距有量也,轻重者,权之半备也。视之见,听之闻,见闻者〉,权[之备也。故昼多旗,夜多鼓,所以送敌也。凡此四者,兵之用也。人皆以为用,而莫彻其道〈者,徒劳而无功〉也。此权备之道也。(图,第三卷第八图:兵理长兵权备图)凡国之道曰四:曰备固,曰备荒,曰备乱,曰备战。〉凡兵之道曰四:曰阵[]、曰势备,曰变备,曰权备。彻其二四者,所以善治国,善安民也;所以破强敌、取猛将
也。         
                             
               如传世本【孙子兵法】‘势篇’故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 我们再来看一看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六篇’四备‘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戮目以同,同视招,柄正两相,相而和,发于肩应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道所至也。故曰:势而不见,弓弩之为势也。弓弩有翕张。弩翕,势之有也。弩张,势之备也。势有一立,立有戮力以同。中招者,势之备也。故势有能有不能,距远而钧力大者,势能也。距中而钧力中者,势能也。距近而钧力小者,势能也。故距远而钧力小者,势不备也。距近而钧力大者,过势者也。是故善战者,其势备,其势险,其招中,其节短,势如弩,节如发机。故以此势而迎敌者,敌必惧矣。惧必败矣。此势备之道也。所以说善于用兵之人,会积蓄足够的势能,其造就的作战势态是险峻的,其进攻的目标是精确的,其攻击的节奏是短促的,势能的释放如同弓弩一般,释放的节奏如同扣动弓弩的扳机。所以凭借这样的“势”迎击敌人,敌人必然畏惧,畏惧必然导致溃败。这就是“势备之 道”啊。很明显,传世本并没有将‘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论述透彻,他在‘四备’比喻切切、阐释透彻、论述分明。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拙笔于西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孫武兵灋】第三十五篇‘ 麟鳳’

    熙天地之理,行仁義道德,則靝地興也,萬民樂也。能興天地而樂萬民,富國彊兵而牛紖以敵者,麟鳳之才也。欲以敵國之民之所不安,正俗所兵,不能借天地之力而難敵國兵之所長者,耗兵也。欲彊多國之所寡,以應敵國之所多,速屈之兵也。備固不能難敵之器用,陵兵也。
     器用不利敵之備固,挫兵也。兵不能見敵難服而多費不固,兵不達朙者也。善阵,知背向,知地形,而兵數困,不朙于國勝兵勝者也。民心固,閤靝地,而兵不能昌大功,不知會者也。兵失民,不知過者也。兵用力多而功少,不知天峕者也。兵不能勝大患,不能閤民心者也。兵多悔,信疑者也。兵不能見福禍於未形,不知備者也。敵以分吾,吾以弌一拒之,內疲之兵也。多費不固,不知天地之力也。
    故兵見善而怠,峕至而疑,去非而弗能居,止道也。貪而廉,龍而敬,弱而彊,柔而正,啓道也。行止道者,靝地弗能興也。行啓道者,天地興也。能與天地同興者,麟鳳之將,王霸之兵也。欲以國之民之所安,用麟〔鳳〕之將,王霸之兵,借天地之力,精兵要政,橫兵千里而不偒者,牛紖而??也。見敵難服,兵尚淫天地而動水火,實而一也。
        三百九十
         此篇簡名皆曰《麟鳳》。以表而言,行逆兵容。實而园之,應順兵容。何人順之,麟鳳之才。富國彊兵,善哉善哉!牛紖而撃,兵无殃災!以信究之,麟鳳簡名者,名符亓恉也,故定名《麟鳳》。今以三簡之長,車子重脩元容。《軍政》之《道行》曰:止道之災曰五:曰耗,曰屈,曰陵,曰挫,曰疲。有災而眎原,行應之原曰九:曰不知朙,曰不知勝,曰不知會,曰不知心,曰不知殃,曰不知備,曰不知借。止道行,行必大災也。信觀靝下,天下敗者,皆行止道也。止道者,逆也。逆行者,逆天而行,逆地而行,逆人而行,逆灋而行。天下勝者,皆行啓道也。啓道者,順行也。順行者,順天而行,順地而行,順人而行,順?而行。故而道行者,知順知逆,兵勝也。啓道止道,順逆之道;麟鳳之將,王霸之道。
                                                         二百五十一
                              書理周書漢簡,民國十二年秌於西安藥王洞,聯甲
【孙武兵法】第三十五篇‘麟凤’与银雀山竹简‘兵失’校正
        欲以敌国之民之所不安,正俗……【1】难敌国兵之所。长,耗兵也。欲强多国之所寡,以应敌国之所多,速屈之兵也。备固不能难敌之器用,陵兵也。器用不利,敌之备固,挫兵也。兵不……【2】□者也。善阵,知背向,知地形,而兵数困,不明于国胜兵胜者也。民□……【3】兵不能昌大功,不知会者也。兵失民,不知过者也。兵用力多,功少,不知时者也。兵不能胜大患,不能合民心者也。兵多悔,信疑者也。兵不能见福祸于未形,不知备者也。兵见善而怠,时至而疑,去非而……【4】之兵也。欲以国……【5】内疲之兵也。多费不固……□□【6】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7】而兵强,【8】国□□□……□【9】【10】兵不能……  【11】 见敌难服,牛引以制敌,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而动水火
          【1】此处残缺九字。【孙武兵法】第三十五篇‘麟凤’补缺为;所兵,不能借天地之力
          【2】此处残缺十四字。‘麟凤’篇补缺为;能见敌难服而多费、不固兵不〈达明〉
          【3】此处残缺七字。‘麟凤’篇补缺为;心固和天和地,而
          【4】此处残缺五十二字。‘麟凤’篇补缺为;弗能居,止道也,贪而廉,龙而敬,弱而强,柔而正启道也。行止道者,天地弗能兴也。行启道者,天地兴也。能与天地同兴者,麟凤之将、王霸
            【5】此处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错乱颠置,现经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四、第三十五篇‘麟凤’科学对比,该句应为。敌以分吾,吾以一一拒之,内疲之兵也。多费不固,不知天地之力也,而且银雀山竹简该句此处还残缺十七字字。‘麟凤’篇补缺为敌以分吾,吾以一一拒之,‘内疲之兵也’。,不知天地之力也;
             【6】此处残缺二十二字。‘麟凤’补缺为;借天地之力,精兵要政,横兵千里而不伤者,牛(糸+引)而击也
              【7】此处残缺八字。‘麟凤’篇补缺为;而动水火,实而一也
             【8】此处残缺九字。‘麟凤’篇补缺为;能兴天地而乐万民,富
              【9】此处残缺十二字。‘麟凤’篇补缺为;强兵,牛(糸+引)以敌者,麟凤之才也【8】【9】该句经与‘麟凤’篇对比,整理小组错乱颠置,这一句话应在‘麟凤’篇的第一自然段第二分句,例如;能兴天地而乐万民,富国强兵,牛(糸+引)以敌者,麟凤之才也。
              【10】此处仅存的‘兵不能’整理小组颠置错乱,经对比,应为‘麟凤’篇正俗所‘兵不能‘借天地之力
              
          ‘麟凤篇’残缺一百五十字,占全文三百九十字的26%、残存占74%
       该篇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属毫无科学性、归属纯属个人臆测,严重缺乏科学依据,且前后次序严重颠置,家长制残缺严重,令读者根本无法领略其真正的军事战略思想的核心。
我相信相比之下,如青青之流水,清水可鉴!                        
          银雀山汉墓竹简既齐安城简‘麟凤篇’残缺补正全文
      欲以敌国之民之所不安,正俗【所兵,不能借天地之力,而】难敌国兵之所长,耗兵也。欲强多国之所寡,以应敌国之所多,速屈之兵也。备固不能难敌之器用,陵兵也。器用不利,敌之备固,挫兵也。兵不〈能见敌难服而多费、不固,〉兵不〈达明〉者也。善阵,知背向,知地形,而兵数困,不明于国胜、兵胜者也。民〈心固和天和地,而〉兵不能昌大功,不知会者也。兵失民,不知过者也。兵用力多而功少,不知天时者也。兵不能胜大患,不能合民心者也。兵多悔,信疑者也。见福祸于未形,不知备者也。[敌以分吾,吾以一一拒之,内疲之兵也。多费不固,不知天地之力也。]故兵见善而怠,时至而疑,去非而〈弗能居,止道也,贪而廉,龙而敬,弱而强,柔而正启道也。行止道者,天地弗能兴也。行启道者,天地兴也。能与天地同兴者,麟凤之将、王霸〉之兵。借天地之力,精兵要政,横兵千里而不伤者,牛(糸+引)而击也。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而动水火,〈实而一也〉。
              
                  [孙武兵法]卷四,第三十五篇景林简[麟凤] 与‘兵失’篇研究
         熙天地之理,行仁义道德,则天地兴也。万民乐也。能兴天地而乐万民,富国强兵,牛(糸+引)以敌者,麟凤之才也。欲以敌国之民之所不安,正俗所兵,不能借天地之力,而难敌国兵之所。耗兵也。欲强多国之所寡,以应敌国之所多,速屈之兵也。备固不能难敌之器用,陵兵也。器用不利,敌之备固,挫兵也。兵不能见敌难服而多费、不固,兵不达明者也。善阵,知背向,知地形,而兵数困,不明于国胜、兵胜者也。民心固和天地,而兵不能昌大功,不知会者也。兵失民,不知过者也。兵用力多而功少,不知天时者也。兵不能胜大患,不能合民心者也。兵多悔,信疑者也。兵不能见福祸于未形,不知备者也。敌以分吾,吾以一一拒之,内疲之兵也。多费不固,不知天地之力也。故兵见善而怠,时至而疑,去非而弗能居,止道也,贪而廉,龙而敬,弱而强,柔而正启道也。行止道者,天地弗能兴也。行启道者,天地兴也。能与天地同兴者,麟凤之将、王霸之兵。借天地之力,精兵要政,横兵千里而不伤者,牛(糸+引)而击也。见敌难服兵尚淫天地而动水火,实而一也。三百九十
          此篇简名;皆曰;麟凤。以表而言;行逆兵容;实而究之;应顺病容;何人顺之;麟凤之才;富国强兵,善哉;善哉;牛隐而击;兵无殃灾,以信究之;麟凤简名者;名符其旨也;故定名麟凤。今以三简之长;车子重修元容。〈军政〉之道行曰;止道之灾曰五;曰耗;曰屈;曰陵;曰挫;曰疲;有灾而示原曰九;曰不知明;曰不知胜;曰不知会;曰不知过;曰不知心;曰不知机;曰不知殃;曰不知备;曰不知借;止道行;行必大灾也,信观天下败者;皆行止道也;止道者;逆天而行;逆地而行;逆人而行;逆法而行。天下胜者;皆行启道也。启道者;顺行也;顺行者;顺天而行;顺地而行;顺人而行;顺法而行,故而道行者;知顺知逆;兵胜也;启道止道;顺逆之道;麟凤之将;王霸之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景林简‘军击’一与‘雄牝城’篇研究
【1】城在* 泽之中,无高山名谷,而有附丘于其四方者,雄城也,不可攻也。军食流水,……【2】也。城前名谷,背高山,雄城也,不可攻也。城中高外下者,雄城也,不可攻也。城中有附丘者,雄城也,不可攻也。营军取舍,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城背名谷,无高山其左右,虚城也,可击也。尽烧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汜水者,死水也,可击也。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在高山间,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前高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牝城也,可击也。【3】
              注【1】
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四百四十五字。今据。【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补缺;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或左或右,伏人于一面者,曰冲。冲击者,一方武者在旌旗,一方武者实人卒,二方静者遗亡阙。杀其乱也,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一、二。伏人于前后者,曰前后夹击。前后夹击者,左方武者在旌旗,右方静者遗亡阙,杀卒焚货,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二、三。伏人于左右者,曰左右夹击。左右夹击者,前方武者(在)旌旗实人卒,后方静者遗亡阙。杀中刌(cun)头,击其亡去。亡者不屈,拾去其三、四。伏人于三面者,曰角三夹击。角三夹击者,前、后、左、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遗阙或有或无,以力而为之。一响鼓声,三军呐喊。刚威有名有显,杀头剬(tuan)中,夺货取卒,余者、亡者、去者不屈十去其四、五。伏人于前、后、左、右者,曰四方夹击。四方夹击者,以静为理。客至鼓声助之,喊声威之,阙勿遗之,击军五分,四击一收,杀将取货,取卒收降,亡者不屈,十去其五、六。伏人于隘道者,曰形面伏击。形面伏击者,高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以佚待劳,以寡伏之,客至卒□(捎+尸)旗抏鼓声唬势,以高击下,以生击死,亡者不屈,拾去丌六、七。凡此六者,军击之峍(lu)也,用者算定而篡也。故军击有时,军击有地。因时而击,因地而击,因人而击,因变而击,因胜而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
      【2】此处残缺三十八字。【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补缺为;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
        【3】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二百四十五字。‘军击一’补缺为
〈《三坟》曰:“天皇十修,目击其击天,修阴道,开九天;地皇十修,目击其地,修地道开九地;人皇十修,目击其人,修人道开九人。故神农十修,目击其理,修理道开九理;黄帝八修,目击其才,修才道开九才;风后八修,目击其击,《握奇经》开九击。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故知六、明七,分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
     该篇齐安城简仅存为一百二十二字,缩去了景林简的六百九十字
残缺一百九十四字,实际上‘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字数为三百一十六字,
残存的仅占
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25.9%、残缺达74.1%缩去的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的46.3%,残存的仅占全文一千零六字的8.24%,残缺的占全文一千零六字24.7%,加之韩信序次语七百二十五字为‘一千七百三十一字’残存的文字仅占一千七百三十一字的1.416%,残缺的占一千七百三十一字的8.92%

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景林简‘军击’一与‘雄牝城’篇研究
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或左或右,伏人于一面者,曰冲。冲击者,一方武者在旌旗,一方武者实人卒,二方静者遗亡阙。杀其乱也,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一、二。伏人于前后者,曰前后夹击。前后夹击者,左方武者在旌旗,右方静者遗亡阙,杀卒焚货,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二、三。伏人于左右者,曰左右夹击。左右夹击者,前方武者(在)旌旗实人卒,后方静者遗亡阙。杀中刌(cun)头,击其亡去。亡者不屈,拾去其三、四。伏人于三面者,曰角三夹击。角三夹击者,前、后、左、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遗阙或有或无,以力而为之。一响鼓声,三军呐喊。刚威有名有显,杀头剬(tuan)中,夺货取卒,余者、亡者、去者不屈十去其四、五。伏人于前、后、左、右者,曰四方夹击。四方夹击者,以静为理。客至鼓声助之,喊声威之,阙勿遗之,击军五分,四击一收,杀将取货,取卒收降,亡者不屈,十去其五、六。伏人于隘道者,曰形面伏击。形面伏击者,高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以佚待劳,以寡伏之,客至卒□(捎+尸)旗抏鼓声唬势,以高击下,以生击死,亡者不屈,拾去丌六、七。凡此六者,军击之峍(lu)也,用者算定而篡也。故军击有时,军击有地。因时而击,因地而击,因人而击,因变而击,因胜而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军在城中城在(三点水+畁)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前名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亢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阜丘者,缀(zhui)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缀城牝军也,可击也,营军趣捨,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昛+火)尽烧地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氾水者,死水也,可击也。凡此六、七,贵在餂(tian)机,彠(yue)会而貤,*(糸+引)以奇,覗为善击也。〈《三坟》曰:“天皇十修,目击其击,修修天道,开九击;地皇十修,目击其地,修地道开九地;人皇十修,目击其人,修人道开九人。故神农十修,目击其理,修理道开九理;黄帝八修,目击其才,修才道开九才;风后八修,目击其击,《握奇经》开九击。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故知六、明七,分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一千零零六。

          此篇简名,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兵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厩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厩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信观上同之道,战者,伐之原也。伐者,逆之根也。〉击者,奇之本也。神击,神击兮参天度秘,审地影躋奇击奇击兮,顺其己彼,勠(lu)定格局。当击不击兮,缓失而遗。当击则击兮,致尽定厘。故击之六法:曰冲击,曰前后夹击,曰左右夹击,曰角三夹击,曰四方夹击,曰形面夹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军在城中,城在(三点水+畁)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前名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亢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此五中一上,不可攻也。所以不可攻者,地不利也。敌能以一击吾十也。欲击者,分而外图也。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阜丘者,缀(zhui)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缀城牝军也,可击也,营军趣捨,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昛+火)尽烧地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氾水者,死水也,可击也。此四中二水一地,可击也。所以可击者,地利志利也,吾能以一击其十也。当击不击,反定胜局。故兵有三避三击:曰,避其锐气,击其昼暮;曰,避其围死,击其争重;曰,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三避三击,避实击虚。故兵有五勿。一曰,勿击雄城、雄军;二曰,勿击雄(山+山)雄军;三曰,勿击恶林雄军;四曰,勿击正正之旗;五曰,勿击堂堂之阵。审明五勿,变实虚分合,知强知弱,审明五勿,知雄牝强弱,以强击弱。故,知六明六、七,构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七百二十五
汉楚王韩信於汉五年二月,
         【孙子兵法】‘军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军击一》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 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阵(qī,同“”),粮队。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一切的所谓无理纠缠式的质疑,都显得憔悴无力,我们深信相比较之下,如青青之流水,优劣长短自出矣!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拙笔于西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 孫武兵灋】 第弎拾玖篇 玖敚
古之善用兵者,分定而後戰。戰而矞,矞而變。各張亓主,各唯亓令,各備亓用,各居亓方,各擋亓面。存惪度力,不以相捄以為量矣。捄者至,又重敗之。故兵之大數,伍拾里不捄也。且近者百里,遠者數百里,此程兵之極也。故《兵》曰:積弗如,勿與持久;眾弗如,勿與接合;徑弗如,勿與捄戰;佚弗如,勿與戰長;習弗如,勿當亓所長。伍度既朙,兵迺橫行。故兵橫行韆里而無所阻者,量也。量積以為行,量重以為用,量數以為撃,量習以為戰,量智以為變,量謀以為會取。玖取而趋敵數:弌曰取粮,弍曰取水,弎曰取津,肆曰取途,伍曰取险,陸曰取易,柒曰取争,捌曰取重,玖曰取亓独貴。凡陸量玖敚,所以趋敵也。
                         二百四十
        ‘ 玖夺’韩信序次语;此篇简名皆曰玖夺;秦宫嵋邬又为问对体;今依三简之长;通子集善而定之。伍度陸量玖敚,智取趋敵而過兵者,若無災,多有獨當弌面之才。
                             漢楚王韓信於漢五年二月。
           書理周書漢簡,民國十二年秌於西安藥王洞,聯甲

                       【孙武兵法】第三十九篇‘九夺’与银雀山汉墓竹简‘五度九夺’补缺校正

……矣。救者至,又重败之。故兵之大数,五十里不相救也。况近……【2】数百里,此程兵之极也。故《兵》曰,积弗如,勿与持久。众弗如,勿与接和。……【3】与攘长。习弗如,毋当其所长。五度既明,兵乃横行。故兵……【4】趋敌数:一曰取粮,二曰取水,三曰取津,四曰取涂,五曰取险,六曰取易,七曰……【5】曰取其所独【6】贵。凡九夺,所以趋敌也
    注【1】;此处残缺四十八字。‘九夺’篇补缺为古之善用兵者,分定而后战,战而〈矞(yu),矞〉而变,各张其主,各唯其令,各备其用,各居其方,各挡其面,存德度力,不以相救,以为量
        【2】此处残缺四字。【孙武兵法】‘九夺’篇补缺为百里,远者
        【3】此处残缺十四字。‘九夺’篇补缺为;径弗如,勿与救战;佚弗如,勿与战[攘】长;
        【4】此处残缺四十六字。‘九夺’篇补缺为横行千里而无所阻者,量也。量积以为行;量重以为用;量数以为击;量习以为战;量智以为变;量谋以为会取,九取而趋
       【5】此处残缺七字。‘九夺’篇补缺为取争;八曰取重;九
        【6】张藏本此处缺两字补为读贵’?
     该篇残缺为一百二十一字,全文为二百四十字,今残存一百一十九字,残去了一大半,残缺占全文的51%,今残存的只有49%,敢问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李零、吴如嵩、吴九龙、黄朴民、霍印章、岳南、吴香连面对着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你们那一个有这样的能力,睁眼说瞎话,明明是张藏本填补的恰如其分、理顺的科学得当吴九龙、吴香连你们仍然是狼狈为奸,至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于不顾,这能是任何人随意能够填补的?敢问银雀山汉墓发掘四十余年,你们这些所谓的伪专家为何长时期望残简而兴叹,恨
无力回天,叹回天乏术,既然任何人都能够填补的恰如其分,为何偏偏是你们这些狗屁学术权威却无能为力呢?你们必须回答!
                     银雀山汉墓竹简既齐安城简‘九夺‘篇残缺补正全文
           古之善用兵者,分定而后战,战而矞、矞而变,各张其主,各唯其令,各备其用,各居其方,各挡其面,存德度力,不以相救,以为量矣。救者至,又重败之。故兵之大数,五十里不相救也。况近者百里,远者数百里,此程兵之极也。故《兵》曰,积弗如,勿与持久;众弗如,勿与接和;〈径弗如,勿与救战;佚弗如,勿与战攘[长〉;习弗如,毋当其所长。五度既明,兵乃横行。故兵横行千里而无所阻者,量也。量积以为行;量重以为用;量数以为击;量习以为战;量智以为变;量谋以为会取,九取而趋敌数。一曰取粮;二曰取水;三曰取津;四曰取涂;五曰取险;六曰取易;七曰取争;八曰取重;九曰取其所读贵。凡六量九夺所以趋敌也
                                                [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九篇,

               景林简‘九夺’古之善用兵者,分定而后战,战而矞(yu),矞而变,各张其主,各唯其令,各备其用,各居其方,各挡其面,存德度力,不以相救,以为量矣。救者至,又重败之。故兵之大数,五十里不相救也。况近者百里,远者数百里,此程兵之极也。故《兵》曰,积弗如,勿与持久;众弗如,勿与接和;径弗如,勿与救战;佚弗如,勿与战长;习弗如,毋当其所长。五度既明,兵乃横行。故兵横行千里而无所阻者,量也。量积以为行;量重以为用;量数以为击;量习以为战;量智以为变;量谋以为会取,九取而趋敌数。一曰取粮;二曰取水;三曰取津;四曰取涂;五曰取险;六曰取易;七曰取争;八曰取重;九曰取其所读贵。凡六量九夺所以趋敌也。二百四十 该篇皆曰;’九夺‘ 。。。。。。五度、六量、九夺,智取趋敌而过兵者,若无灾多有独当一面之才。三十六汉楚王韩信,于汉五年二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孫武兵灋】 第肆拾篇 ‘陸勝’
        《中平兵典》玖灋:弌曰靝,弍曰地,弎曰人,肆曰度,伍曰量,陸曰敚,柒曰數,捌曰稱,玖曰勝。靝生地,地生人,人生度,度生量,量生敚,敚生數,數生稱,稱生勝。玖灋之轥,皆以道而縢之。故兵齣以道,决以靝、地、人,謀以度、量、敚,變以數、稱、勝。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政,而不失敵之所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故先勝者,積勝疏,盈勝虚,徑勝行,疾勝徐,眾勝寡,佚勝勞。積故積之,疏故疏之;盈故盈之,虚故虚之;徑故徑之,行故行之;疾故疾之,徐故徐之;眾故眾之,寡故寡之;佚故佚之,勞故勞之。積疏相為變,盈虚相為變,徑行相為變,疾徐相為變,眾寡相為變,佚勞相為變。毋以積擋積,毋以疏擋疏;毋以盈擋盈,毋以虚擋虚;〔毋以徑擋徑,毋以行擋行;〕毋以疾擋疾,毋以徐擋徐;毋以眾擋眾,毋以寡擋寡;毋以佚擋佚,毋以勞擋勞。積疏相擋,盈虚相擋,徑行相擋,疾徐相擋,眾寡相擋,佚勞相擋。敵積故可疏,敵盈故可虛,敵徑故可行,敵疾故可徐,敵眾故可寡,敵佚故可勞。吾積故可疏,吾虚故可盈,吾行故可徑,吾徐故可疾,吾寡故可眾,吾勞故可佚。此陸數、陸稱、陸勝也。弎陸已朙,將立不敗之地,然後求戰,戰無不勝矣。
                 三百九十四
                             
银雀山竹简‘积疏’校正补缺
……【1】胜疏,盈胜虚,径胜行,疾胜徐,众胜寡,佚胜劳。积故积之,疏故疏之,盈故盈之,虚……【2】之,行故行之,疾故疾之,……【3】之,寡故寡之,佚故佚之,劳故劳之。积疏相为变,盈虚……【4】,疾徐相为变,众寡相……【5】为变。毋以积当积,毋以疏当疏,毋以盈当盈,毋以虚当虚,毋以疾当疾,毋以徐当徐,毋以众当众,毋以寡当寡,毋以扶当佚,毋以劳当劳。积疏相当,盈虚相……【6】相当,佚劳相当。敌积故可疏,盈故可虚,径故可行,疾……【7】   疾故可徐,众故可寡,佚故可劳。吾疏故可积,吾虚故可盈,吾行故可径,吾徐故可疾,吾劳故可怯。此六数、六称、六胜也。三六已明,将立不败之地,然后求战,战无不胜矣。   
注;【1】此处残缺四十一字。’补缺为;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政,而不失敌之所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败而后求胜。故先胜者,积          【2】此处残缺二字。‘六胜’补缺为‘故虚
         【3】此处残缺三字。‘六胜’补缺为‘徐故徐’
          【4】此处残缺三字。‘六胜’补缺为‘相为变’
          【 5】此处残缺一字。‘六胜’补缺为‘相'

本篇残缺五十字,原文为三百九十四字,实际残存为‘三百四十四字’这一篇残缺的比较小占三百九十四字的7.8%,残存为92.12%。相比较之下,优劣长短自出矣!
                              银雀山汉墓竹简既齐安城简‘六胜’篇残缺补正全文
        〈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政,而不失敌之所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败而后求胜。故先胜者,积〉胜疏,盈胜虚,径胜行,疾胜徐,众胜寡,佚胜劳。积故积之,疏故疏之,盈故盈之,虚〈故虚〉之,径故径之,行故行之,疾故疾之,徐故徐之,众固众之,寡故寡之,佚故佚之,劳故劳之。积疏相为变,盈虚〈相为变,径行相为变,疾徐相为变,众寡相为变,佚劳相为变。》毋以积当积,毋以疏当疏,毋以盈当盈,毋以虚当虚,毋以疾当疾,毋以徐当徐,毋以众当众,毋以寡当寡,毋以佚当佚,毋以劳当劳。积疏相当,盈虚相当,径行相当,疾徐相当,众寡相当,佚劳相当。敌积故可疏,敌盈故可虚,敌径故可行,敌疾故可徐,敌众故可寡,敌佚故可劳。吾疏故可积,吾虚故可盈,吾行故可径,吾徐故可疾,吾劳故可怯。此六数、六称、六胜也。三六已明,将立不败之地,然后求战,战无不胜矣 。" i

         传世本【孙子兵法】‘形’篇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孙膑兵法】‘客主人分’故明主、智(知)道之将必先〔备〕,可有功於未战之前,故不失;可有之功於已战之後,故兵出而有功,入而不伤,则明於兵者也。互为解释,应归属【孙武兵法】‘己彼’篇;传世本【孙子兵法】‘形’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孙武兵法】第四十篇‘六胜’《中平兵典》玖法:弌曰靝,弍曰地,弎曰人,肆曰度,伍曰量,陸曰敚,柒曰數,捌曰稱,玖曰勝。靝生地,地生人,人生度,度生量,量生敚,敚生數,數生稱,稱生勝。玖法之鞴,皆以道而縢之。故兵齣以道,决以靝、地、人,謀以度、量、敚,變以數、稱、勝。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政,而不失敵之所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打开解释“度”的正确含义的钥匙在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之中
        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曰:“《中平兵典》九法: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四曰度,五曰量,六曰夺,七曰数,八曰称,九曰胜。天生地,地生人,人生度,度生量,量生夺,夺生数,数生称,称生胜。”
        从上段文字,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两条结论:一是,今本【孙子兵法】‘形’中开篇的“兵法”,应该为“《中平兵典》”。二是,今本《孙子兵法、形》只提出了“度”、“量”、“数”、“称”、“胜”这五个概念,再加上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共六个;而《孙武兵法、六胜》中提出了“天”、“地”、“人”、“度”、“量”、“夺”、“数”、“称”、“胜”等九个概念,比今本《孙子兵法?形》多了“天”、“人”和“夺”三个概念。两个版本论述的概念的数量不同,概念叙述的顺序却是相同的;同时,“天”、“地”、“人”这三个概念相连,独独一个“夺”字让今本《孙子兵法?形》中的“度”、“量”、“数”、“称”、“胜”这五个概念分开了。
        这个“夺”字就是那个“祸起”的“萧墙”。
        今本《孙子兵法》中共有四处提到“夺”字,分别是:《军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九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火攻》:“水可以绝,不可以夺。”这四个“夺”字的基本含为“夺取”、“动摇”。如果我们依据今本《孙子兵法》中的对“夺”字的这种理解,并且像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那样将“夺”字放置在今本《孙子兵法、形》中的“度”、“量”、“数”、“称”、“胜”中的“量”和“数”之间,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要对今本《孙子兵法?形》中的“度”、“量”、“数”、“称”、“胜”的概念要重新认识;另一方面,用今本《孙子兵法》中出现“夺”字的基本含义,很难将这几个概念解释清楚,因为不可能将“量生夺”解释成“‘物资的数量’产生‘夺取’”,将“夺生数”解释成“‘夺取’产生‘兵力的数量’”。
        因此,怎样正确解释“夺”字,成为正确解释“度”、“量”、“数”、“称”、“胜”这五个人们熟知的概念的重要环节。
        正确解释“夺”字应遵循的四个原则:
      要通观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提出的九个概念及其相互关系。张藏本中除了讲述了“天生地,地生人,人生度,度生量,量生夺,夺生数,数生称,称生胜”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论点就是“故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将这九个概念分成了三组。
    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所论述的问题是“战略问题”和“军事哲学”,而非“战术问题”。我们可以发现,今本《孙子兵法》各篇的内容在体例上的混乱现象,其表现之一就是某一篇中既有战略问题、又有战术问题。而张藏本《孙武兵法》各篇的结构远远比今本《孙子兵法》要强,讲战略问题只讲战略,讲战术问题的只讲战术。
                根据上述原则,现将“天”、“地”、“人”、“度”、“量”、“夺”、“数”、“称”、“胜”等九个概念做如下释义:
        天:天道,即自然规律。古人“仰观俯察”,逐步认识了自然规律,“日月运行,一寒一暑”,“日月不过,四时不忒”,春夏秋冬推移,从无差错,从这些天文现象、气候更迭、天气变化等“天”象中观察到“时”的变化。
        地:地道,即自然条件。古人从地形地貌、植被物产、位置环境等“地”貌中发现对自然资源的利用。
        人:人道,即人的行为准则。人在天地间,也随天地之道的变化而变化、运动而运动,天、地、人是浑然一体的。古人从人禽的二重化、圣凡的二重化、性情的二重化中明确了“人”的行为准则、道德操守和价值判断。
        度:法制,法度。《说文、又部》:“度,法制也。”《字彙?广部》:“度,法也,则也。”《书?太甲中》:“欲败度,纵败礼。”孔颖达疏:“准法谓之度。”从《中平兵典》所言的“天”、“地”、“人”、“量”、“夺”的内涵及《孙武兵法》对战争的着重论述的角度来看,这里的“度”应为“国家制度”,进一步从军事战略的角度上讲,此处的“度”应当解释为“国家战略”。
        量:法度,准则。从《中平兵典》所言的“天”、“地”、“人”、“度”、“夺”的内涵及《孙武兵法》对战争的着重论述的角度来看,这里的“量”就应为从属于“度”(国家制度)的“军事制度”,引申为“军事战略”。
        夺:争取,竞争。《荀子?王制》:“王夺之人,霸夺之与,强夺之地。夺之人者臣诸侯,夺之与者友诸侯,夺之地者敌诸侯。臣诸侯者王,友诸侯者霸,敌诸侯者危。”从《荀子?王制》“夺人”、“夺与”、“夺地”的三种形态以及《中平兵典》中“天”、“地”“人”“度”、“量”的概念及相互关系来看,此处的“夺”不能简单地理解成“夺取”,而应解释为具体的“军事策略”。
----对“夺”的解释至关重要。前述《荀子?王制》片段的译文为:“要称王天下的和别国争夺民众,要称霸诸侯的和别国争夺同盟国,只图逞强的和别国争夺土地。和别国争夺民众的可以使诸侯成为自己的臣子,和别国争夺同盟国的可以使诸侯成为自己的朋友,和别国争夺土地的就会使诸侯成为自己的敌人。使诸侯臣服的能称王天下,同诸侯友好的能称霸诸侯,和诸侯为敌的就危险了。”可以说明,“夺”是根据不同的“军事战略”目标而采取的不同的“军事策略”。  第三十九篇《九夺》弌曰取粮,弍曰取水,弎曰取津,肆曰取途,伍曰取険,陸曰取易,柒曰取爭,捌曰取重,玖曰取亓讀貴。凡陸量玖敚,所以趋敵也。
        数:这里指“军队的数量”,从军事战略的角度上讲和《孙武兵法》中诸多军事思想来看,单一的军队数量并不是取胜的唯一条件,因此,这里的“数”应当解释军队的数量、质量、军队的实战能力、谋略水平等综合的“军事实力”。
        称(chēng):衡量,揣度。《从《中平兵典》所言的“数”、“称”、“胜”的相互关系来看,这里的“称”应是指进行交战双方的军事力量的对比而判断出优劣,引申为“军力优劣”。
        胜:胜利;赢,与“败”相反。《尔雅、释诂上》“胜,克也?”从《中平兵典》所言的“数”、“称”、“胜”的相互关系来看,这里的“胜”应为在进行对比后的“军力优劣”的态势下,可以判断出谁胜、谁负,即“胜负态势”。
        以上对九个概念的解释,一是符合“论述战略的需要”,而非仅从“战术意义”上去理解;二是符合“逻辑”,“大的生小的”、“上面的生下面的”等,九个概念之间的递减关系、递降关系明显、明确;三是,可以充分说明“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
        把张藏本《孙武兵法?六胜》前面的内容翻译成白话:“自然规律决定自然条件,自然条件决定人的行为准则,人的行为准则决定着一个国家的战略方针,一个国家的战略方针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军事战略方针,一个国家的军事战略方针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军事策略,军事策略决定着军事实力,军事实力决定着交战双方的军力优劣,而军力的优劣决定着战争胜负的态势。这‘九法’之间的相互关系,都是由这种规律来制约着的。所以,一个国家在开展军队建设、进行作战时都必须以这个规律为准绳,用自然规律、自然条件、行为准则来决定战争方针,用国家战略、军事战略、军事策略来谋划战争,用军事实力、军力优劣、胜负态势来指导战争中的权变。“
        由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一是,今本《孙子兵法》由于内容的不足,一个“夺”字的缺失,造成了今人甚至古人对“度”、“量”、“数”、“称”、“胜”理解的严重错误,把人们对今本《孙子兵法》中这五个概念的理解送到了“千里之外”。同时,对今本《孙子兵法》中“度”、“量”、“数”、“称”、“胜”的正确理解,关系到今本《孙子兵法》的基本理论体系问题,是“不可不察”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2: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孫武兵灋 】第肆拾弌篇‘ 拾中’
     兵之生道者,以中為冓。中之冓者,國之浡也。中興則民富,民富則國實,國〔實〕則兵彊,兵彊則恆立於靝地之中。昔者,黄帝問道於崆峒洞中,苦心孤詣,弎載而《中啇》理道,《中平》理兵。《中平》恀萬民之心而伐蜀禄,以擒蚩尤,立中國而濈靝下。故道有中者,《中平》之道;天旹有中者,中春、中夏、中秌、中冬是也;地有中者,侹迤之地。人有中者,人中麟風;數有中者,弍、弎、肆也;方圓有中者,中極點也;貨取中者,日中有市;《伍典》有中者,《中平兵典》;明晻有中者,弌威弌詭也;靝地有中者,空也。此拾中之憺國威兵,用也。
     故善用兵者,恀萬民而合靝地,傃十中而通《五典》。計於廟堂之中,善發國於中,詭行於道中,軍齣以律而威於朙中,察靝地於埜中,撃敵於晻中,善戰於弌拾陸中。弌曰空中,弍曰城中,弎曰陳中,肆曰营中,伍曰水中,陸曰火中,柒曰山中,捌曰名榖中,玖曰林中,拾曰沙中,拾弌曰霧中,拾弍曰雨中,拾弎曰風中,拾肆曰雪中,拾伍曰洞中,拾陸曰宮廷中。
   空中之戰,始戰也。敵我均衡而兩懼,各居數高,分而雲射,寔誂攻也。
    城中之戰,火弎兵弎,奡騎泆而開路,步卒相迄。分則角弎,多為畧甲,陾陾慓悍,居高張纛,啇亾中極,敵可屈也,城可破也。
   陳中之戰,人厄多弩,居陽威陳,陳軍弎分,左右後也。弌閗弍收,車騎併舉,將戰中局,兵戰格局,居生撃死。
   营中之戰,有陰陽之分也。多為陰戰,吾坐守則刓,勿惊以恜,勿恟以諍,勿齣以閗,多為彊弓,多伏鉤繩,喊殺不攻,居晻撃朙,吾攻則倞。吾軍弎分,弍閗弌收,弌騎弌短騎。撃短阻騎,內短外騎,分左右,弌焚弍殺,放隃殺睍,謋然决之,威加於敵。水中之戰,敵我皆難。中極肆方,角伍熈閗。沉氣併力,相互為恀,速齣水中,居生撃死。
  撃水者,令半以圖,以雲射而撃,敵可絕也。
   火中之戰,我傃敵背。以角伍為陳,以水瀽身,居生撃死,洫火而戰。山中之戰,多為輕騎。輕甲多備,輕弩多崩,巨石生灰,弌居弌備,弌戰弌收,居高撃下,以少撃多。
   榖中之戰,死地之戰,視為不活。輕騎在前,死戰敚生,甲兵佸中,角弎會敵,輕車居後,刌伏居兵左右,各一云隊,偫強弩射忺陳角,速齣名榖居生地也。
   林中之戰,殺地之戰也。火撃以為訏,諰火撃以為訏,多為武者旌旗,以空而愊敵也。戰則多甲兵輕騎於林外為惾,多鉤繩,分眾為角弎,中極肆方而憺敵。
   沙中之戰,閗慓悍也。多為輕騎,多崩彊弓硬弩,皆侍令而働。弎軍弎分,輕騎在先,中極於畧甲【同‘齑’ji】訆誂。甲兵居中,車騎在後,彊弩硬弓於亓上,肆方匒匌不亂,殺敵亾去者勝。
   霧中之戰,惛戰也。惛而不亂者,申令以鉦皷也。陳中高地,左周右周。殺士在外,畧甲於中,長兵在後,居生叕中,能攻能戰能守,勝而不追,敗而不亾。
   雨中之戰,輕車為陳,各戰亓所。遍在中極圓方。敵退於高下者,不可進也;敵退於平川者,輕騎可撃也。
   風中之戰,恟戰也。順風居生則戰,逆風居死則守。遇死敵,死戰死退也。死退者,殺士死戰,輕騎畧甲齣,積車居中,甲兵斷後,速迻屾陰。
   雪中之戰,車上鏈釘,馬上掌釘,卒上鞋釘,弩上松油。居生而撃。雲射而不追,奔捄以輕騎,中極肆方不离。
   洞中之戰,墓戰也。晻中沕兵,侍機而取。晻居勿倓,不得意則戰。戰者,居晻撃朙,以死相閗,甲兵弎弌而列,起圓兩半,敵可亾也。
    宮中之戰,倞戰也。先居庉起圓抈敵旗,揃庢殺士,甲兵撝各閈,以取独貴,許禽不許焚,許生不許亾,勝而則定矣。此拾陸之戰,皆囙請勢而變,無定理也。唯拾中之道,弆於淑詭之中,不可不朙察也。
一千一百三十九
書理於周書漢簡,民國十二年秌於西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3: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孫武兵灋】 第肆拾弍篇 ‘行空’
    天地之理,以萬物行空而存,以萬象行空而稱,以伍行行空而論。靝地奓者,空也。空之夿者,恟恟嚱耳。萬物冣於空而行於空者,以空怗之萬象;弸於空而囥於空者,以空敧之。萬物萬象奭而不亂者,空有節也。陰陽伍行牾而不終者,相生相勝而不攲,行空也。
     故陽行空則剛,陰行空則柔,星行空則娵,風行空則寁,雲行空則霨,雨行空則豐,雪行空則寒,靁電行空則殺。智者行空則計,謀者行空則全,兵者行空則取。故行空而生,無行而亾。物至空而下者,勢之增也,不可擋也。兵至天而降者,有空當也。空當者,敵怯也。怯則惧,惧則心怯,心怯則必亾。
    昔者,堯人比葖奅,空能進而勝樑人;黄帝談道,执談柄而觀侭嫏嬛,以空能大而怗天下;文命治水,以空能下而通玖州;成湯敚心,以空行兵而亾夏桀。故空能勝人,空能服人,空能冶人,空能取人。凡兩國相噁,始者皆以空相争也。弌曰争正大,弍曰争地,弎曰争民。凡兩軍相争,始者皆以空而戰也。弌曰伻之方寸而紾,弍曰使間以分,弎曰雲戰。此陸争謀攻之用也。能以空而取者,不戰而屈人之兵也,善之善者也。
                      三百七十九
                  書理周書漢簡,民國十二年秌於西安

                                                                                   【孙武兵法】行空篇‘空’的解说
        让我们领略一下【孙武兵法】第四十二篇‘行空’篇关于‘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论述;天地之理,以万物行空而存,以万象行空而称,以伍行行空而论。靝地奓者,空也。空之夿者,汹汹嚱耳。万物冣於空而行於空者,以空怗之万象;弸於空而囥於空者,以空敧之。万物万象奭而不乱者,空有节也。阴阳伍行牾而不终者,相生相胜而不攲,行空也。‘行空’题解‘行’既运行、运动,这里的重点是‘空’笔者以为这里的‘空’既非物质实体的精神方面的战略要素,如;一;从微观意义上讲;‘空’放置或储存战略物资、驻军、所需的空间,二;战争时发挥优势所需要的战场区域空间,三;战时所涉及会影响区域纵深的战略空间,从宏观意义上讲;道义、特定的历史条件、有利的势态、有利的时机、有力的法度、有效的节制、有利的活动空间、团体的组织能力、抵御能力、民族的凝聚力、军魂、军队的向心力、战斗力、坚强的意志、舆论战、心理战、用间战、纵深有待开发的太空空间等,这里的‘空’不是某些不学无术家伙所理解的虚无空洞的意思,这只能说明他们自身根本就不懂得学术,道义、特定的历史条件、有利的势态、有利的时机、有力的法度、有效的节制、有利的活动空间、团体的组织能力、抵御能力、民族的凝聚力、军魂、军队的向心力、战斗力、坚强的意志、舆论战、心理战、用间战等的‘空’也只有充分立足于雄厚的物质实体的基础上才能够‘事半功倍’。关于‘行空’天地之理,以万物行空而存,以万象行空而称,以伍行行空而论。靝地奓者,空也。空之夿者,汹汹嚱耳。
关于‘空’某些无知的所谓的官方学者竟认为是出自西汉末年佛学入东土所带来的外来文字,简直是天真愚蠢之极,连基本的古文字的常识都不懂,实在是我学术界的不幸,是民族的悲哀、是我共和国的奇耻大辱
现将有关‘空’的部分工具书的解释列举如下,以资学术界参考。
一; 田野空,朝廷恐、仓库空、兵不空出;空,同‘虚’;空,‘首布’古代的一种货币;空又同‘控’见’【金文大字典】、【古文字荟萃】‘【尔雅】‘小雅’节南山,不宜空我师;空有同‘孔’【韩非子】利出空者,其目无敌【说文解字】
【卷七】【穴部】空;
窍也。从穴工声。苦红切,‘切’【卷四】【刀部】切
刌也。从刀七声。千结切
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刌也。二字双声同义。古文礼刌肺。今文刌为切。引伸为迫切。又为一切。俗读七计切。师古曰。一切者,权时之事。如以刀切物。苟取整齐。不顾长短纵横。故言一切。从刀。七声。千结切。十二部。
“切”是相摩而合的意思。前一个字的声母和后一个字的韵母声调相合,拼合成另一个字的读音。如“切”字是由“千”的声母和“结”的韵母声调拼合成的读音,所以标为“千结切”。这里“切”和“结”的声调都是入声。 笔者以为,这里的‘切’有两种意思,如;一是‘音切’二是‘声切’比如‘空’现在的音切‘声母是k【科】--------韵母是ong【翁】即‘k--------ong的切音为‘空,二是‘形切’如‘空’为‘宝八切、穴工切’即宝八为穴、穴工为空。
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窍也。今俗语所谓孔也。天地之闲亦一孔耳。古者司空主土。尙书大传曰。城郭不缮。沟池不修。水泉不修。水为民害。责於地公。司马彪曰。司空公一人。掌水土事。凡营城,起邑,浚沟洫,修坟防之事。则议其利,建其功。是则司空以治水土为职。禹作司空。治水而后晋百揆也。治水者必通其渎。故曰司空犹司孔也。从穴。工声。形声包会意也。苦红切。九部。
二【 康熙字典】
【午集下】【穴字部】空 ·康熙笔画:8 ·部外笔画:3
《唐韵》《正韵》苦红切《集韵》《韵会》枯公切,音崆。空虚也。《史记·天官书》赤帝行德天牢,谓之空。 又大也。《诗·小雅》在彼空谷。《传》大也。 又尽也。《尔雅·释诂》空,尽也。《诗·小雅》杼柚其空。 又太空,天也。 又地名。《尔雅·释地》北戴斗极为空桐。《左传·哀二十年》宋公游于空泽。《注》空泽,宋地。《史记·殷本纪注》伊尹生于空桑。《前汉·地理志》京兆县十二,其三曰船司空。《注》县名。本主船之官,遂以为县。又《武帝纪》元鼎五年,行幸雍遂,逾陇登空同。《注》空同,山名。亦作崆峒。《山海经》白马山又北二百里曰空桑之山,空桑之水出焉。《括地志》徵在生孔子空桑之地,今名空窦,在曲阜县南二十里女陵山。《魏土地记》代城东北九十里有空侯城。 又官名。《书·舜典》伯禹作司空。又《周官》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 又拜名。《周礼·春官》大祝辨九拜,三曰空首。《疏》先以两手拱地,乃头至手,是为空首也。 又乐器名。《风俗通》箜篌,一名坎侯。或曰空侯,取其空中。《楚辞注》空桑,瑟名。 又狱名。《礼·记疏》囹圄,魏曰司空。 又姓。《广韵》汉复姓有空桐空相二氏。 又《集韵》《韵会》苦动切《正韵》康董切,??音孔。穴也,窍也,竉也。通作孔。《周礼·冬官考工记》函人眡其钻空。《史记·五帝纪》瞍使舜穿井,为匿空旁出。《大宛传》张骞凿空。《注》西域本无道路,今凿孔而通之也。《韩非子·喩世篇》空窍者,神明之戸牖也。《韵会小补》秦人呼土窟为土空。 又《集韵》《韵会》《正韵》??苦贡切,音控。穷也。《诗·小雅》不宜空我师。《注》不宜使小人困穷民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3: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3-8-23 14:20 编辑


《孙武兵法》第四十五篇;‘奇正’与银雀山竹简’奇正‘校正
         天地之理,至则反,盈则败,□□【1】是也。代兴代废,四时是也。有胜有不胜,五行是也。有生有死,万物是也。有能有不能,万生是也。有所有余,有所不足,形势是也。故有形之徒,莫不可名。有名之徒,莫不可胜。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故其胜不屈。战者,以形相胜者也。形莫不可以胜,而莫知其所以胜之形。形胜之变,与天地相敝而不穷。形胜,以楚越之竹书之而不足。形进皆以其胜胜者也。以一形之胜胜万形,不可。所以制形一也,所以胜不可一也。故善战者,见敌之所长,则知其所短;见敌之所不足,则知其所有余。见胜如见日月。其错胜也,如以水胜火。形以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奇正无穷,分也。分之以奇数,制之以五行,斗之以□□【2】。分定则有形□□□□则□□【3】,同不足以相胜也,故以异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佚为劳奇,饱为饥奇,治为乱奇,众为寡奇。奇发而为正,其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下报,则胜矣。有余奇者,过胜者也。故一节痛,百节不用,同体也。前败而后不用,同形也。  故战势,大阵□【4】断,小阵□【5】解。后不得乘前,前不得然后,进者有道出,退者有道入。赏未行,罚未用,而民听令者,其令、民之所能行也。赏高罚下,而民不听其令者,其令、民乏所
注; 【1】此处残缺两字。阴阳
【2】此处残缺两字。‘奇正’补缺为‘方圆’
                 【3】此处残缺九字。‘奇正’补缺为矣,‘五行相胜而方圆不同’
                 【4】【5】此处均残缺一字。奇正’补缺为‘
不’
本篇残缺十一字,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为‘四百八十七字’景林简为五百二十八字,
齐安城简比之景林简残缺了一百零四字,占1.04%,总残缺约占4.5%
【孙武兵法】卷五、第四十五篇、‘奇正
                       银雀山汉墓竹简既齐安城简‘奇正篇残缺补正全文,
          究天地之理,至则反,盈则败,〈阴阳〉是也。代兴代废,四时是也。有胜有不胜,五行是也。有生有死,万物是也。有能有不能,万生是也。有所有余,有所不足,形势是也。故有形之徒,莫不可名。有名之徒,莫不可胜。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故其胜不屈。战者,以形相胜者也。形莫不可胜,而莫知其所以胜之形。形胜之变,与天地相敝而不穷。形胜,以楚越之竹书而不足。形者,皆以其胜而胜者也。以一形之胜而胜万形,不可。所以制形一也,所以胜不可一也。故善战者,见敌之所长,则知其所短;见敌之所不足,则知其所有余。见胜如见日月。其错胜也,如以水胜火。形以应形,正也;无形而制形,奇也。奇正无穷分也。分之以奇数,制之以五行,斗之以〈方圆〉。分〈〉则《有形矣,》五行相胜而方圆不同,不足以相胜也,故以异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佚为劳奇,饱为饥奇,治为乱奇,众为寡奇。发而为正,其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不报,则胜矣。有余奇者,过胜者也。故一节痛,百节不用,同体也。前败而后不用,同形也。故战势,大阵不断,小阵不解。后不得乘前,前不得然后,进者有道出,退者有道入。赏未行,罚未用,而民听令者,其令,民之所能行也。赏高罚下,而民不听其令者,其令,民之所不能行也。使民唯不利,进死而不旋踵,孟贲之所难也,而责之于民,是使水逆流也。故战势,胜者益之,败者代之,劳者息之,饥者食之。故民见益人,而未见死,道白刃而不旋踵。故行水得其理,漂石折舟。民得其性,则令行如流。故兵不能奇正,敌难伏矣,民难用矣。五百二十八  
               传世本【孙子兵法】’势‘篇
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也。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乱生于治,怯生于勇,弱生于强。治乱,数也,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动静空节也,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动之。若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斗众如斗寡,形名是也;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

            ’实虚‘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故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寡者,备人者也;众者,使人备己者也。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不知战之地,不知战日,则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救前,而况远者数十里,近者数里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哉!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故积之而知动静之理,计之而得失之策,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短长,月有死生。形胜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这些文字均为错乱简,当归属’九形‘篇

        达于万物之初者,不可与为治矣,此若言,上可和日、月、星、辰,下可和阴阳四时,博之可以为君焉!与行行,故天下弗能治;与止止,故天下弗能动;道未当司,故天下弗能测;法未当,故天下弗能量,道不可测、法不可量、止不可动,测用而先人神裁者,万物之所原也,存圣而无形,以无形制有形,莫不胜矣。示之则无形,听之则无声,无形则无名,然无形之象、无名之物之所以制胜有形,是谓神明,微乎至微,神乎至神,以至于无形也。实憎在其乎外,其憎者,物物之所制,在于制彼者也;虚爱在乎其中,其爱者,精神之所御,在于御己者也;彼虽未形形,然己之所以无不尽察者,在于重利反间以知情也;己以瞒作,彼之所以未能尽知者,在于示无形之形也,无形之形,在于神明,彼不就神明者,因智者也。故令行者,因道者也,因道者,以因知彼、以彼知己,是为不怠。即察己彼、而动天时、地利者,兵出于阴阳难测者也。阴阳难测者,是谓‘神明’故政出阴阳、权动诸侯、以鬼神不测之法动敌、义动君子、利动小人。夫物固从其向,动其类矣。此兵家之机,不可先传也

        义大亲小,王霸之善形也;亩大税小,政之善形也;民大君小,国之善形也;兵大战小、谋大费小,兵之善形也;律大情小,法之善形也,故善形形,以至于无形也。
相比之下,传世本跳跃性太大,往往一个问题题根本就没有展开论述,就笔锋急转,可见只是一个提纲概要而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3 1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兵圣孙武 于 2013-8-23 13:18 编辑

                                          
                                          【孙武兵灋】  第亖十七篇  ‘弌將. ’
          欲以安國而平天下者;多有中正謀事之才,欲以安軍而使敵必敗者;多有獨當一面之將,弌將者;咊上而同下,内根三元、外根三畯,故六根合弌而咸事者;【軍政】命曰‘弌將’也,將者不可不義,不義則不嚴,不嚴則軍不威,軍不威則卒弗死,故義者兵之首也;將者不可不忠,不忠則韋軍韋軍則中不正,中不正則卒相亂,故忠者兵之心也;將者不可不仁,不仁則不克,不克則軍不取,軍不取則將無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將者不可無德,無德則無力,無力則軍不擊,軍不擊則弎軍之利不得,故徳者兵之手也;將者不可不信,不信則令不行,令不行則軍不槫,軍不槫則主無名
,故信者兵之足也;將者不可不智,不智則事不明,事不明則無計,無計則軍無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凢此六者;集將弌身,集軍弌服,故曰弎元弎畯,元畯弌位陳前而立望而生畏,故善用兵者;譬如衞然,衞然者;恒地之蛇也,蛇者;四合爲弌,擊丌首則尾至,擊丌尾則首至,擊丌心腹則首尾俱至,敢問軍可使若衞然虖?曰可,若軍若衞然,六根閤一而用名利可全,三軍可安,若將若衞然六根合一而戰,用戰功成,靝下可平。圖第六卷、第二圖、兵理奇爵相應圖  四百二十
         此篇三簡名,齊安城簡曰‘義將’秦宫郿鄔簡曰‘將義’景林簡曰‘弌將’【軍政】之‘將行’曰弌軍弌將六根合一,立伐犄角存亾亯依,顺化内外,隂陽易運,智决三元,能奇三畯軍行;‘將行’行而應曰;安軍弌將也,此應何也?齊民武子開篇觧曰;欲以安國而平天下者;多有中正謀事之才,欲以安軍" 而使敵必敗者;多有獨當一靣之將,一將者;咊上而同下,内根三元,外根三畯,故六根合弌而咸事者;【軍政】命曰‘弌將’也,切虖!切虖!恉合名虖!此觧正所謂元於前賢、丞於前賢發於前賢而又妙於前賢,齊民武子實乃兵之奇才也: 信以爲齊秦簡名者;皆不妥也,景林簡者;善簡也,故定名‘一將’何爲之將‘六根’曰義、曰忠、曰仁、内根也;曰徳、曰信、曰智、外根也,凢此六者;將之俱備,獨當一面者;此爲弌將也,故六根不全,不能獨當一面者;此不爲一將也,何爲弌軍,六根曰首、曰心、曰腹、内根也;曰手、曰足、曰尾、外根也,凢此六者軍之俱備相爲犄爵而捄應,可安可勝者;此爲弌軍也,故六根不全,不爲犄爵而自應可危可敗者;此不爲一軍也,何爲犄爵對應?對應者;義爲兵首,忠爲兵心,仁爲兵腹,徳爲兵手,信爲兵足,智决爲兵尾,犄爵者;▽角也,犄爵'  對應者;兩角六點六面對應也,此雖分雖嶮然相爲對應,實爲弌也,所謂行嶮而顺者;弌軍弌將,衞蛇之道也,行此道者,三軍可安,天下可平 。
                                                                                         四百五十二  
                                                                             漢楚王韩信於漢五年二月
                                                                            银雀山竹简’将一‘校正补缺
【1】将者不可以不义,不义则不严,不严则不威,不威则卒弗死。故义者,兵之首也。将者不可以不仁,不仁则军不克,军不克则军无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将者不可以无德,无德则无力,无力则三军之力不得【2】。故德者,兵之手也。将者不可以不信,不信则令不行,令不行则军不转(车字旁换做木字旁),军不转(同前)则无名。故信者,兵之足也。将者不可以不智胜,不智胜……【3】则军无囗【4】。故决者,兵之尾也【5】
      注【1】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六十七字。‘军击一’补缺为;欲以安国而平天下者,多有中正谋事之才。欲以安军而使敌必败者,多有独当一面之将。一将者,和上而同下。内根三元,外根三畯(jun)。故六根合一,而咸事者,《军政》命曰:“一将也            
          【2】此处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六、第四十七篇‘一将’为‘
          【3】此处残缺十六字。‘一将’篇补缺为;则事不明。事不明,则无计。无计则军无决
          【4】此处残缺一字。‘一将’篇补缺为‘
          【5】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一百七十四字。‘一将’篇补缺为;凡此六者,集将一身,集军一服。故曰:三元三畯。元畯一位,阵前而立,望而生畏。故善用兵者,譬如卫然。卫然者,恒地之蛇也。蛇者,四合为一。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心腹则首尾俱至。敢问,“军可使若卫然乎?”曰:“可!”敢问,“将可使若卫然乎?”曰:“可!”若军若卫然,六根合一而用,名利可全,三军可安。若将若卫然,六根合一而战,用战功成,天下可平。
         该篇残存一百三十九字,残缺十七字,该篇实际字数为‘一百五十六字’缩节了六十七字,景林简为‘四百二十字’ 残缺约占
际字数为‘一百五十六字的0.917%,残存98.3%,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缩节实际字数为‘一百五十六字,约占景林简‘四百二十字’26.9%,残存一百三十九字约占景林简的32.55%、残缺约占景林简的2.47%
         欲以安國而平天下者;多有中正謀事之才,欲以安軍而使敵必敗者;多有獨當一面之將,弌將者;咊上而同下,内根三元、外根三畯,故六根合弌而咸事者;【軍政】命曰‘弌將’也】,將者不可不義,不義則不嚴,不嚴則軍不威,軍不威則卒弗死,故義者兵之首也;將者不可不忠,不忠則韋軍韋軍則中不正,中不正則卒相亂,故忠者兵之心也;將者不可不仁,不仁則不克,不克則軍不取,軍不取則將無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將者不可無德,無德則無力,無力則軍不擊,軍不擊則弎軍之利不得,故徳者兵之手也;將者不可不信,不信則令不行,令不行則軍不槫,軍不槫則主無名
,故信者兵之足也;將者不可不智,不智【則事不明,事不明則無計,無計則軍無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凢此六者;集將弌身,集軍弌服,故曰弎元弎畯,元畯弌位陳前而立望而生畏,故善用兵者;譬如衞然,衞然者;恒地之蛇也,蛇者;四合爲弌,擊丌首則尾至,擊丌尾則首至,擊丌心腹則首尾俱至,敢問軍可使若衞然虖?曰可,若軍若衞然,六根閤一而用名利可全,三軍可安,若將若衞然六根合一而戰,用戰功成,靝下可平。】圖第六卷、第二圖、兵理奇爵相應圖  四百二十-
           再如传世本【孙子兵法】‘  军争’《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所以变人之耳目也。这一段文字与上下文意没有任何关系,很明显是错乱简,当归入‘九地’投之无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尽力。兵士甚陷则不惧,无所往则固,深入则拘,不得已则斗。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约而亲,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无所之。吾士无余财,非恶货也;无余命,非恶寿也。令发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卧者涕交颐,投之无所往,诸、刿之勇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而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视不相见,故为之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民之耳目也。民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是故方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谓将军之事也。九地之变,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凡为客之道,深则专,浅则散。去国越境而师者,绝地也;四彻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浅者,轻地也;背固前隘者,围地也;无所往者,死地也。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轻地吾将使之属,争地吾将趋其后,交地吾将谨其守,交地吾将固其结,衢地吾将谨其恃,重地吾将继其食,泛地吾将进其途,围地吾将塞其阙,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很显然这一段文字主要要是论述军队的意志、军令、战略指导思想要保持高度统一。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而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这一段文字在【吴孙兵法】‘弌将’他是这么论述的,故善用兵者,譬如衛然。衛然者,恒地之虵也。虵者,四合為弌。撃亓首則尾至,亓尾則首至,擊亓心腹則首尾俱至。敢問軍可使若衛然虖?曰:可。敢問??可使若衛然虖?曰:可。若軍若衛然,六根而閤一而用,名利可全,三軍可安。若??若衛然,六根而合一而戰,用戰功成,靝下可平专篇论述军队的意志、军令、战略指导思想要保持高度统一的重要性。不难看出传世本本身就是在不断传超过程中出现了错乱简,尤其是韩信在‘启元’篇开明宗义的指出,韩信序次语记载;今元七年【即汉高帝七年】军困于平成、白登,今上为解白登之围,不得已委曲求全,委人游说,是时,匈奴单于提出汉需将【孙子兵法】呈上,方能解白登之围,今上不悦,君臣明悉,兵为阴事、危事,不得已而为之,【孙子兵法】虽非孙武兵学的全部,但用兵纪要已尽在其中,岂能拱手与人、为祸天下?然解白登之围迫在眉睫,形势逼人、刻不容缓,情急之中,陈平、张良认为既不失【孙子兵法】之要义,又可是白登之围立解,可谓一举多得,于是乎张良、陈平奉今上之意,在孙驰缩立的【孙子兵法】的基础上,删节机要,将其中篇名、内容次序有意识颠置,以欺匈奴、瞒天下,即形成了今天的传世本【孙子兵法】的最早雏形,一解白登之围、二欺匈奴、三瞒天下,可谓一箭三雕,楚王在序次语里特别指出;被张良、陈平删节错乱的【孙子兵法】实为圾本也,也就是说,被欺的匈奴、被瞒的天下、及历代注家奉为经典、被吹捧为字字珠玑、句句警语【孙子兵法】在楚王韩信看来只不过是垃圾而已。
         传统定论也得不断的服从和服务于新发现的文献,并用新发现的文献纠正传统定论的许多谬误,这需要拿出敢于向自我挑战的勇气、拿出能够以非凡的胆识、大胆地吸收古今中外人类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 的
宽阔胸襟,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否则就势必会被无情的历史洪流巨浪所吞没。
                                                        西安小子戴文拙笔于西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百家讲坛交流论坛 ( 赣ICP备13004094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1-9-20 01:48 , Processed in 1.179881 second(s), 18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baijiajiangtan X3.2 Designed By 百家讲坛网

© 2001-2015 百家讲坛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